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江南,华夏最为繁华的大都市之一。

水沐年华会所,秦风慢慢悠悠,走在金碧辉煌的走廊过道中。

“不就是相个亲么,居然安排在这种高档会所,真是奢侈!”秦风摇摇头,自己的这个堂姐真是太奢侈了!

话说回来……

秦莉莉怎么知道自己刚刚到达江南?

秦风眉头微皱,自己马不停蹄的从东南亚回国,然后再从京城坐火车连夜赶到江南,就是为了参加爷爷的八十大寿。

为了给疼爱自己的爷爷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惊喜,秦风并没有将行程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

因为这一次秦风回国,身上还带着一项任务!

这是一道双重任务。

东南亚佣兵组织头号赏金任务+东南亚军方秘密任务。

“没想到东南亚的毒枭居然逃到自己的祖国来了。”秦风摇头一笑,不以为然。

贵宾室301,看着房门上的金色门派,秦风这才停下脚步。

咚咚咚。

房间门缓缓打开,因为秦风低着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雪白性感的大长腿。

往上看去,这是一套折着花边的淡蓝色连衣超短裙。

短裙的长度刚刚好将美女的大腿给包裹住,圆润而富有弹性。

秦风将头抬起。

美女拥有一头秀丽的波浪卷长发,香肩裸露,饱满的胸脯,精致的脸颊更是挂着职业般的友好笑容。

长发美女微微一笑,笑嫣动人:“您好,秦先生。”

“您好。赵女士。”

秦风很自然走了进来,同时将房门关上。

仅仅一个照面,秦风就知道自己被秦莉莉给忽悠了,这根本就不是相亲!

即便面前的这个美女打扮得很妖娆,也很妩媚,但是从美女的眼眸深处,秦风很轻松的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那是军人的特质!

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那么秦风这三年华夏军人,五年东南亚雇佣兵也就真白当了。

自顾自的走到酒柜前,秦风拿出一瓶马爹利XO,同时问道,“你要喝么?”

精致的容颜,动人的眼眸闪过一抹疑惑,美女最后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非常绅士的先给美女倒上半杯,秦风笑着道:“我叫秦风,退役军人。”

“你是秦莉莉的弟弟?”赵雪儿端起酒杯,对秦风友好一笑。

“堂弟。”秦风纠正道。

“听说你以前当兵的时候成绩很优秀,为何拒绝特种部队蓝锋的破格提拔?”

“我对当特种兵没有兴趣。”

“所以你就跑去东南亚当雇佣兵了?”

“因为雇佣兵来钱快。”

对于赵雪儿的反问,秦风回答的心安理得,当然有句话秦风并不会告诉赵雪儿,那就是自己为了报恩,报答老头子的授武之恩!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你可以回你的东南亚去了!”

赵雪儿直接将一张银行卡推到秦风面前,精致的容颜笑容不再,再看向秦风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鄙视。

“军人也会贿赂?”秦风不以为然的一笑,不过并未将银行卡收下。

“随便你怎么理解,只是希望你不要扰乱我们的行动。”赵雪儿冰冷下脸色继续道。

“都说女人不能当兵,当了兵就没有了那种性感柔和之美,我还有事,先告辞了,美女!”秦风直接起身。

“你!”

此刻赵雪儿心中很不爽,但又不好发作。

这家伙简直就是太自大,太目中无人了!

虽然长官们对他的评价出奇一致的高,并且还希望他日后能够回国为国家效力,可就目前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自大狂。

吱~

秦风刚刚起身,赵雪儿还在恼怒,先前被秦风随手关上的房间门已经被人打开。

微微皱眉,秦风转头看向赵雪儿,清澈的眼神中没有了先前的玩味,直接当众质问道:“赵雪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问你什么意思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违法的!秦风!”

赵雪儿同样一头雾水,看着推门而入的几位西装壮汉,赵雪儿以为这是秦风的人。

“哈哈哈,违法?老子最不怕违法了。”

随着西装壮汉们让出一条小道,旋即走进来一位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我跟你们说,在水沐年华会所,老子就是王法!”走进房间,中年男子张狂笑道,眼睛更是散发着如饿狼一般的光芒,恨不得将赵雪儿的完美身躯全部扫视一便。

“你!可以滚了!”

张狂笑完,中年男子又对秦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秦风面不改色,心中冷笑,还以为是什么情况,原来是一个不开眼的家伙对赵雪儿起了色胆。

“哟,银行卡,看来小妞价格不低,要不你做我的小情人,我一个月给你十万块?”中年男子已经走到赵雪儿的身边,看着圆桌上赵雪儿面前的银行卡,中年男子的双眼更加放光。

如果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中年男子自认为自己不差钱。

“哥们,她的价格可不低,我一次都得二十万呢。”秦风并不介意趁机好好调侃下赵雪儿,谁叫这女人这么看不起自己,居然认为拿钱就能让堂堂兵王收拾行李,卷铺盖回东南亚?

“二十万?一次?”绕是中年男子颇为富裕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似有不信,男子甚至将赵雪儿面前的银行卡直接拿起来。

背面,数额的确是二十万,而且还写有密码!

“我操!老子我玩个三线明星还没这么多钱呢!”中年男子惊讶道,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此前淫荡嚣张的模样,“不过在这里,别说你,就是三线明星,也逃不过本如来佛的五指山,哈哈哈哈!”

说罢,中年男子伸出肥胖大手,就朝赵雪儿的胸前摸去。

“等等!”赵雪儿连忙离开座位,朝后闪开一段距离。

旋即,在中年男子的疑惑目光中,赵雪儿意味深长的看了秦风一眼,又对中年男子妩媚一笑,同时道:

“他刚刚让我很不爽,只要你们把他收拾了,今晚我就是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