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总裁的超级保镖

“哥,起来了,再不起来就要迟了。”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站在床前拿着枕头抽打着一坨人。之所以说一坨,是因为那个人在床上像稀泥一样摊着,除了一坨,没有一个更好的词可以形容了。

只见那坨人动了动,一看见少女,马上坐起来,双手抱着被子,惊恐的瞪着双眼,看着少女。

“快起来了,要迟到了。”少女说着就要去掀被子。

“我起来,我起来,马上就起来,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那坨人为了保住贞*操,赶紧说道。

“好的,我出去了,你快点啊,如果今天迟了我就要你好看。”少女举了举小拳头,扭头出去了。

我姓买,单名一个占字,连起来读,是个很霸气的名字,买占:买尽江山,占遍天下。名字是老爸给我起的,现在听着很霸气,但是我不相信一个小市民敢起这么霸气的名字。果然后来有一次老爸喝醉酒以后,说出了实情。

原来我出生的时候,老爸还没有给我起名字,但是小护士要给我做记录生辰的小金牌,问老爸我的名字。老爸刚刚得了个儿子,正高兴的不知道北在哪呢,哪里还能思考,正好他看见外边那些停车位上都写了个占字,就大手一挥,就叫买占。

可怜我刚一出生就运气不好,得了个街上捡来的名字,不过幸好这个名字不难听,现在看起来还算可以,也就将就着用了,反正只要我不告诉别人,没人知道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还是告诉他们买尽江山,占遍天下吧。

我必须要赶紧起床,虽然才六点半,但是我也必须要马上起来,我知道如果我三分钟内没穿好衣服出去,淘淘就会再次杀进来,暴揍我一顿。

其实淘淘这么急着要我起床,并不是因为怕我迟到,她只是不想在上课前吃不到早餐,而我,就是帮她做早餐的那个人。

淘淘不是我的亲妹妹,我和淘淘从小一个小区长大,我大她一岁,因为没什么年龄差距,我俩一直都在一起玩耍,慢慢长大了之后,她就一直粘着我。其实有段时间,我特别不喜欢她跟着我,毕竟我要去玩,带着她很不方便,但是我又没办法,从小开始,我就把她当成妹妹,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而且她还有杀手锏。淘淘天生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每次我不答应她的要求或者是出去玩不带着她的时候,她就用杀手锏—哭,大眼睛上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无论多么铁石心肠的人,对上那样的眼神,也都不能不答应她的要求。时间久了,我就明白了反抗是不可能的,也就接受了命运,每天无论去干吗都带着她。所以街心公园就经常会有一个白胖白胖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而一个黑瘦黑瘦小男孩在下边努力地晃着她,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公主和一个奴隶。

后来淘淘九岁的时候,她的爸妈离婚了,都不要她,于是她的姥姥搬过来照顾她,顺便占了房子。所以从小到大,淘淘一直都是和我呆在一起的,所以对我就比较依恋了,而我也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她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的,时间久了,我就慢慢的成了她的奴隶了,她的事情大到买衣服买鞋子开家长会,小到准备作业本买铅笔,都成了我的本职工作。

吃完早饭,站在镜子前,一米七三的身高,身材中等,呲牙笑笑,嘿,还行,不算太丑,但是也一点都不帅,就是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这长相就行了吧,至少比那些长得很难看的好点不是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天朝生活了十几年了,这点啊Q精神还是有的。

推着自行车出了门,淘淘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哥,你快点,快点,快点。”淘淘一见到我,就抓着我的衣服把我往前拖。“今天第一天上学,我可不想迟到啊,你快点啊。”

我和淘淘都在L市十七中上学,而且是同一年级,虽然我比淘淘大一岁,但是不知道老爸怎么搞的,让我小时候蹲了一级,导致现在都比同龄人低一级。今天是新学期第一天,这小丫头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可能是一个假期都没有见过帅哥了吧,急着要去学校看她的白马王子。

骑着自行车的,驮着淘淘,就上路了。

话说这几年市里发展的真的是还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天早上路面都干干净净的,而且还洒过水,让人看着都觉得舒心。路两旁隔离带种着高大的梧桐,从树荫下骑车或者走路的时候,连暑气都没有了。市中心的商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都拔地而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努力地显现身影。

“看,玛莎拉蒂,多漂亮,哥,等你有钱了也给我买一辆好不好?”淘淘指着一辆车叫道。

“恩恩,好的,有钱就一定给你买。”其实我都不认识什么车的,因为我买不起车,认识了也是白认识,还不如花点时间干点别的好。

“恩,哥,我等你给我买啊。”小丫头就是好骗,难道他真的相信她哥哥我以后可以不眨眼的买下一辆几百万的豪车?

终于是到了学校了,一进教室,看着好久不见的同学,我就特别想喊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但是没等我喊出口,就被人一巴掌打在肩膀上:“你又活到开学了,过得不错嘛,来给爷看看胖了没。”

我不回头就知道是张云天那货。这货和我甚是有缘,我俩从幼儿园都一个班,后来小学又是一个班,初中时竟还是一个班,本以为上高中终于可以摆脱他了,谁知道,他居然像冤魂一样还缠着我,又和我一个班,我都无语了都。

张云天,只看名字,估计是他老爸取了义薄云天的后两个字,希望他能讲义气,够朋友。但是很明显的,他对不起他老爸给他起的这名字,小时候我俩一起顽皮干的坏事,每次他都和我商量,让我们俩都说这是自己干的,与对方无关,这样爸妈看我们关系这么好就会放过我们了,但是每每我说道坏事是我干的跟他没关系的时候,这小子都跳起来抱着他爸妈的腿哭着说,都是我干的,跟他没一点关系,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那哭的叫一个冤枉,好像他真的受了好大的委屈一样。这时候我就会被老爸带回家,饱以老拳。

不过他这样陷害我,也总算是遭到报应了,这货小时候还长得人模狗样的,但是越长越畸形,直到发展成现在的模样:眼睛特别小,基本上都眯成一条缝,而鼻孔特别大,都快能塞下两根手指。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了太多梵高的画才长成这样。

我回头就踹了他一脚:“去你妹的,别拿你的鼻孔瞪我。”

“买占,我要和你拼命!”他的鼻孔和他的小眼是他最不愿意提起的,每每被人说起来,都要和人拼命。

打闹了一番,或者说是我揍了他一顿之后,这货忽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买占,你有没有听说最近的闹得很凶的变态杀人分尸案。”

“杀人分尸?你自己想出来的吧,除了你,还有谁能这么变态?”一听我就知道是这货编出来的,有了小时候被他骗的经历,现在他说十句话,九句半我都不信。

“真的,听说都死了十几个人了。”这货还要继续装。

“真的?死的都是什么人啊,怎么没见天朝新闻里有啊?”看这货一直装,我就想逗逗他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看看这货想干嘛。

“我也不知道,但传言都说这个变态专门杀中学生情侣,我们学校不是有几对一直腻在一起的情侣么,最近你都没发现少了两对?估计上边把消息都封锁了。像你和淘淘那样的,现在最危险了。”

“滚,淘淘是我亲妹妹。”

“但是你不能否认你们看上去很像情侣啊。”

“也是啊,那你说怎么办哦。”

“这简单,放学后我和你们一起走不就好了,你们看上去就不像情侣了。”这货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了,想放学后和我还有淘淘一起走,顺便接近淘淘,这货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啊。

“滚你妹的,离开我的视线,要不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想到这货又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我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又踹了他一脚。

可能是没想到我又踹他,竟被踹了个狗吃屎,然后抬起头一脸幽怨的说道:“为什么?”

我理都不想理他,如果说这货从前只是喜欢出卖我,我还能接受,但是这货现在动不动就用他的丑脸卖萌,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硬件有多差啊,我看见他卖萌就想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