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事件调查局

我叫丁壹,是一名最常见的民警,平时带着协警巡逻大街调节一下邻里矛盾,最多的就是制止打架斗殴事件,驱赶驱赶小混混。

本来以为我这一生也就是这样平凡下去,每天吃饭巡逻睡觉,顺带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退休的时候行政级别没准能提一提享受几年舒坦的退休时光,最后在儿孙的照顾下去世,可是我的命运却在这一天彻底改变了。

这天我和往常一样带着两名协警在街上巡逻,在经过一家超市门前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居然是所长!他的命令极其简单,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所里!

飞快回到所里我顾不上去喝水,直接来到了所长办公室,在我们那个小白楼里,所长的办公室位于二楼一侧,推门进去后我发现房间里此时还有一个人。这人三十岁左右,肩膀上的警衔却有些惊人,让所长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也是如坐针毡。

见我进来所长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连忙介绍:“小丁啊,这位是俞主任,市局的领导,这次来有些事情需要向你了解!”

我连忙给领导敬礼,同时也是站直身板,脸上摆出一副虔诚的样子,就好像教徒见到了自己的神灵一般。

不过这位姓俞的领导并没有露出那种所谓的赞赏目光,只是翻看了一下手里的黑皮笔记本,淡淡问道:“小丁是吧,我叫俞维达,不要紧张,有几个问题想要征询一下你,在你的辖区内有一个叫做李学富的中年男子,有印象吗?”

李学富?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我仔细想了想,这时候千万要说出一个领导满意的答案,否则不但领导不能满意,连所长恐怕也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在大脑里反复重复了几遍这个名字,突然就是灵光一现!

这人我还真的有印象!

“报告领导,这个人我有印象!”我大声回答道,同时也是用余光看了一眼所长的方向,发现所长的嘴角果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说说吧。”俞维达依旧不动声色,仍然在翻看着那个笔记本,仿佛上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我发现上面似乎夹着几张照片,照片上的内容却看不清,只是伴随着大量的红色。

“李学富在半年前曾经因为公租房申请失败大闹社区办公室,是我和另一名民警前往制止。李学富这个人的家庭实际并不符合申领公租房的标准,他的目的原本是申请公租房,随后将自家房产变卖做生意。”

我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统统说了一遍,并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因为我不知道面前这位俞领导到底知道些什么。

“那么周阳呢?”俞维达还是没有任何表示,我真有些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在耍我?

“周阳是李学富的朋友,上一次大闹社区办公室的时候周阳也在场!而且两个人还煽动了几名不明真相的群众一起闹事,不过后来还是被我们劝解开了。”

“嗯,这样。能说说你对于李学富和周阳的印象吗?”

这俩人不过只是两个市井小民,李学富有些脑子,而周阳算是他的半个狗腿子,可是这两个人和俞维达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市局现在已经闲的开始调查这种市井小民来了?

“李学富和周阳都是本辖区的居民,李学富这个人有一定的头脑,善于利用手头的资源,周阳和他是好友,做事情并没有太多主见。不过我个人认为李学富这个人其实并不市侩,只不过生活压力相对比较大,所以做起事情有时候会极端一些。”说完最后一句话我就感觉不妙,与此同时所长的眉头也是皱了皱!

我现在属于越级汇报工作,这时候只能有一说一,千万不能说出自己的看法,说对了是抢直属领导的风头,说错了是丢直属领导的的人!总之当你的想法说出的一瞬间,你便已经得罪了自己的领导!

不过俞领导却破天荒的抬头看了我一眼,他合上笔记本,两只眼睛打量了我一会,突然问出了一个让我吃惊的问题!

“既然如此,你相信李学富会杀周阳吗?”

俞维达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戏谑,就仿佛在讲一个十分蹩脚的笑话等着我去笑。这种表情真的让人不喜欢!

可是此时办公室内却立刻安静了下来!

李学富杀了周阳?如果是在本辖区内发生的凶案,派出所却没有任何信息而是被市局率先知晓,那么对于所长来说可就有些不好办了!

不过如果是有这种事情发生,上面肯定会事先通知,完全不会单独派出一名领导过来转达!所以说如果李学富真的杀了周阳,那么至少不会发生在我们所的辖区内,甚至不会发生在我们长白省!

“谋杀案的发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所以我无法确信李学富是否会杀死周阳。但是单从我对于李学富的了解,这个人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好友周阳!一旦动手,说明两人当时的环境一定十分特殊!”我斟酌了一下措辞,最后才慢慢说道。

俞维达无声的笑了笑,似乎也点了点头,随后他站起身将黑皮笔记本放在了一旁,回头看了一眼所长又看了看我,仿佛是在研究我们的表情。

“嗯,你说的我明白了!我只能告诉你现在周阳死了,而且李学富的嫌疑目前看来最大,怎么样,作为嫌疑人辖区的民警,有没有兴趣协助省里办下这个案子?”

见俞维达起身,所长立刻起身,在这不大的办公室内激起了一蓬灰尘,隔着那些灰尘我发现他的眼中似乎已经酝酿出了一丝的阴霾!

唉,无论是在任何部门任何职业,一个下属总会因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得罪上级,看来所长那边似乎是对我已经不满了!

不过俞维达的话也同样让我产生了兴趣甚至一丝心悸,毕竟自己刚刚从警校毕业不到两年,对于当初选择警察的雄心壮志还没有磨灭!自己还总想着要去惩恶扬善,主持正义,所以我没有多想所长的反应便贸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