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冠世独宠

“碰!碰!碰!”一阵激烈的枪声,蓝语嫣倒在了血泊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

正在暗自庆幸之中,突然被旁边的声音吸引住。

“唔,唔……”

扭头一看,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床上一个大红喜服的男人衣冠不整的正在一个全身赤果果的女人身上剧烈的运动。

身下的女人脸色绯红的发出这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只是这个男人太奇怪了吧,干这种事情还用戴面具,不过面具倒是挺好看的,银色的,估计是个鸭子,怕人认出来。

蓝语嫣几乎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眉头突然皱了一下,这个男人一头漆黑漆黑如缎的长发仅用一根发带束在脑后,零乱的发丝俏皮地从他的脖子两旁垂下来,身下的女人也是一头齐腰的长发,还有这床精致的雕花大床,怎么这么的古色古香?难道他们在学古人,真是变态。

不管别人了,试图动动身体,她这才发现手居然被反绑着,脚也被捆着,坐在墙角,刚想叫床上的人帮帮忙,居然发不出一点声音,嘴也被塞住了,心里陡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她被他们抓住了,难道他们逃脱了……

蓝语嫣----中国女子特警队队长,一年前卧底国际通缉的毒贩团伙之中做卧底,就在收网前,身份突然暴漏……

“嫣儿,你真的是卧底?”毒贩的三老板用枪指着她,他喜欢的女人居然是卧底,这让他怎么接受。

“我说不是,你还信吗?”蓝语嫣没有否认,因为她知道他们已经掌握了她的真正的身份,幸好,她的情报及时的送出了,就算是死,她也光荣的完成了任务。

“碰,碰。”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语嫣知道她的队友赶到了。

“老板,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怎么办?”一个毒贩一边打着一边退了进来,焦急的说到。

“你还是举手投降吧,除了这,你们已经无路可走。”蓝语嫣嘴角带着笑,临危不惧看着他说到。

“投降?那不是我做出来的事情,我不怕死,不过,我要你陪着我一起死。”三老板话音刚落,手中的子弹已经射出……

蓝语嫣躲闪不急,子弹就径直的从胸口穿过,身体缓缓的往后倒去,却突然看见从门外冲进来的队友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队长……”

神情一恍惚,她又回过神来,多年的训练让她立刻冷静下来,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以便做出分析。

举目望去,这个房间都是红色的布置,在看看四周和古代一样的家具,毫无疑问这很像古代的洞房。

洞房?蓝语嫣一惊,在看看床上男子的大红喜服,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的也是红色的喜服,怎么回事?演戏嘛?未免太真的,而却好像也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不对,莫非她是和电视里演的一样,灵魂穿越了?不管怎么样,她要以不变应万变,如果真的是穿越了,未免太霉了吧,洞房花烛夜,她这个新娘居然被捆绑着,看着新郎和别的女人在床上春宵一刻。

眼神不经意的一瞥,就看见大红喜色一片中,赫然点燃着两只白色的喜烛,是那么的触目惊心,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心中有千万种疑惑,奈何自己喊不能喊,动不能动,正在寻找能割断绳子的东西,突然耳边传来一个有如冰窖的寒冷声音。

“这么快就醒了,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蓝语嫣猛然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带着轻视、嘲弄、厌恶,仇恨寒气逼人的黑眸,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起来了,正站在她的面前,大红的喜服凌乱的披在他的身上。

蓝语嫣只是静静的盯着他,和他直视着,毫不畏缩,不管他是谁,也不管她现在是谁,反正她都死里逃生了,她还怕谁?

冷墨寒眼眸闪过一丝疑惑,这无惧的眼神和刚才懦弱的眼神有着天壤之别,难道她已经被吓疯了,不过这样,那太可惜了,接下来的游戏就的结束了。

“来人,放开她。”冲着门外扬声的吩咐道。

“是,王爷。”一个家丁应声而进,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拿掉她嘴里的塞布后,退了出去。

得到自由的蓝语嫣,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面前他道:“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她刚才明明听到有人叫他王爷,那明明是古代人的称呼。

冷墨寒冰冷的眸光紧紧的锁着她,她疯了吗?为什么又这么冷静?看她镇静自若的摸样,一点也不像吓疯了的人。

“你不想说就算了,那我走了,再见。”蓝语嫣见他不说话,自顾的说到,反正他已经放了她,还怕找不到人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吗?

“想走,你未免太天真了,你以为你进的来,还能出的去吗?”冷墨寒眸光一寒,她果然是在装疯,目的是要活着离开这里,可惜,能离开这里的人,都是死人。

蓝语嫣愕然的抬头盯着他,眸中露出一丝疑惑,这是到底是哪里?她又身在何方?他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