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生

旧时交通不便道路难行,村里人的生活都是靠着一群手艺人自给自足,木匠、铁匠、砖瓦匠都是靠着一双手吃饭的。

俗话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婚丧嫁娶,各安天命。”,我爷爷是一名“白先生”,也是十里八乡唯一一个做白事的手艺人。

不过这种手艺在我印象中总带着几分邪劲!

那年我八岁,邻居家的胖子喊我去“泥沟子”摸虾。

我其实并不想去,可架不住胖子两只手夹在咯吱窝下面学小鸡,来嘲笑我胆子小。

被他这么一激,我硬着头皮就跟着他去了。

“泥沟子”里都是淤泥一个不留神就会陷进去,等我们战战兢兢下去了之后,发现并没有陷下去也就不害怕了,立刻就摸摸索索的开始摸虾。

也不知道是不是胖子打小手就欠,咋咋呼呼的说自己摸到泥鳅了,结果往上一提居然是一条白花花的白娘娘。

村里人对于白蛇都是喊白娘娘的,说这东西通灵性。

摸虾能摸到一条白蛇,这还了得!吓得胖子就拖着蛇尾巴在哪里发愣,一看就知道是吓傻了,我喊他快松手他都没反应。

正赶巧村里的酒鬼赖子晃悠着路过,看着我们俩小屁孩吱哇乱叫的就骂了我们几句。

好不容易瞅见有大人过来,我连忙将胖子抓着白蛇的事告诉他。

结果还没等我说出请他帮忙的话,赖子的眼神蹭的一下就亮了。

嘴里念叨着白娘娘是大补之类的话,沿着水滩的边缘就摸了过来,看样子他也担心自己陷进去。

开始还让胖子把白娘娘拉出来,他则是拿了一块石头在一旁守着,说是等胖子拉出来的时候一石头拍死。结果胖子吓坏了,死命的摇头不敢拉。气的赖子叔骂胖子是没种的,自己拿石头垫着脚走过去一把就夺过胖子手里的蛇,一手攥着蛇尾,用力一拉,另一只手从蛇尾开始向上撸,一条一人长的白蛇就被他提了出来。

这时候我们才看清楚白蛇的样子,通体洁白如玉,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就是张开的大嘴里面呈现紫黑色一看就不是善类。

我们哪敢多待啊!连滚带爬的就去村口了,今天村里修路,大人们都在村口准备吃大锅饭,我们去了之后担心说自己去“泥沟子”玩挨揍,也就闭口不言。

等到吃饭的时候也就下午了,胖子在我身边扭来扭去的好像有些不自在。

“全子!我脊梁咋这么痒呢!你给我挠挠。”胖子端着盘子不愿意撒手,就怼了怼我让我给他挠痒痒。

我也正吃着大锅饭,无奈胖子是我最铁的哥们,只能一手撩起他的衣服看看是不是沾上什么头发了。

我一撩起来结果吓了我一跳,胖子背上白花花的一片,都是些已经发白的小脓包,密集的就像是摊了一张白面的饼子!

随着胖子的扭动,那些小脓包齐齐的爆裂开,白浆顺着他的背往下流。

这一幕可恶心坏了我了,一把就把胖子推了出去。

胖子摔在地上,咯噔的一声引来大家的注意,可是刚才我撩起来的衣服还没放下,村里人一下就看到了胖子背上的东西。

胖子他娘看着这一幕都吓坏了,以为是啥传染病呢,喊着村里的医生张爷爷来给他看看。

张爷爷刚要上手摸却被我爷爷一把拉开。

爷爷让胖子他爹按住胖子,不让他扭来扭去的。

因为爷爷的威望在,胖子他爹立刻就下手按住胖子。

这时候爷爷也贴近了仔细观察这些脓包。

没想到这些脓包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样,随着胖子的呼吸那些爆开的脓包也一开一合的往外吐脓水。

爷爷吩咐别人打一瓢井水来,然后慢慢的倒在胖子背上。

本来是给胖子清洗伤口,没想到冰凉的井水刚倒下去一点,胖子就发邪一样的惨叫,还一个劲的喊烫。

这时候我也感觉自己浑身也开始发痒。

爷爷脸色凝重,将瓢递给我。

我顺手就接过来,没想到这一瓢冰凉的井水居然和开水一样的烫。

我嗷一嗓子就把瓢扔了出去,一个劲的甩手。

爷爷被我的怪叫打扰了,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拉过去,三两下就给我把衣服脱掉了,看着周围人怪异的眼神,我知道肯定我背上的样子比胖子好不到那里去。

爷爷在我和胖子的全身轻轻的拍打几下,拍到我脖颈的时候居然像是针扎一样的疼,胖子也是如此,慢慢的居然在我们的脖子上出现了俩红点,像极了蛇咬的伤口。

爷爷脸色一变,冲着我吼了一嗓子:“你俩都干啥了!”

我没见爷爷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立刻就把我们碰见白娘娘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俩长了几个胆子啊!白娘娘都敢动,这下好了,人家来讨利息了。”爷爷没好气的说道。

说道赖子叔最后拿着白娘娘走的时候,众人也纷纷议论。

都说怪不得赖子今天没惦着脸来这里蹭饭,原来是抓了白娘娘,估计是丧良心的拿去卖钱了。

爷爷脸色一再的变化,铁青的厉害,招呼人去挖一些村东头向阳坡的土,然后混上草木灰和成泥巴带过来。

胖子他爹拉过一个村里人替他按住胖子,自己一下就窜出去了。没一会就带着草木灰和的泥赶了回来。

没想到这泥一抹到背上,那股子痒劲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凉凉的感觉。

我此时也听出来是那条白蛇害得我和胖子吃这么大的亏。

“赖子叔吃了它才好,拿来下酒替我报仇。”我恶狠狠地说道。

没想到我这话一出口,爷爷猛地就站了起来。

“柱子!快去赖子家,千万千万别让他杀了蛇!一旦杀了蛇,这俩孩子就不好活了!”爷爷赶紧催促柱子叔。

这一句话立刻让胖子的爹娘瞪大了眼,没想到一条蛇居然还能害的胖子和我活不下去!

“白叔,您说白娘娘要害死胖子和全子?”胖子他娘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爷爷狠狠的在我耳朵上揪了一下这才回过头对村里人说道:“白蛇通灵性,本来在泥沟那里好生修炼相安无事,没想到被这俩孩子寻摸出来,还被抓住了,这不就破坏了人家的修行吗!”

“这俩孩子这是中了蛇怨!还是白蛇怨!要是白蛇还活着,我还能准备一些贡品让它消消火气离开,要是白蛇被赖子杀了,不光这俩孩子,咱村里都是要遭灾劫的。”

村里人听了爷爷的话,立刻都惊愕起来,要是别人说这事还都不相信,可是从爷爷嘴里说出来立刻就信了七八分。

胖子他爹听了之后抬手就要揍胖子,不过看着胖子被按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惨样子也没下得去手。

“啊!”一声凄厉的嘶喊声突然从西头响起来。

是柱子叔的声音,不过听起来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要知道村头在东头,赖子家在最西边,声音能传到这里来,估计嗓子都得喊坏了。

爷爷一手一个夹着我和胖子就冲了出去,我仰着头看着爷爷,此时的爷爷一脸严肃,眼中异常的凝重。

我也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果不其然!那条白蛇的蛇皮就挂在赖子家的门口。

白蛇死了!

而发出怪叫的柱子叔就直愣愣的站在赖子家的门口,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整个人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得,不过他却没有看门口的蛇皮,而是盯着院子里。

爷爷将我和胖子放在地上,上前几步将柱子叔拖了回来。

柱子叔身子绷的笔直,爷爷将他放倒的时候就像是一根木头,尤其是一身的汗味夹杂着尿骚味熏得我和胖子纷纷捏住鼻子。

爷爷见我和胖子凑在柱子叔身边,立刻就把我俩推的远一些:“凑这么近干啥!”。

我们听了爷爷的话立刻向后蹭了几步。

爷爷见我们闪开,一手扶住柱子叔的后颈,另一只手抡圆了就是一个大嘴巴。

刚听见啪的一声响,爷爷嗖的一下就向后退了数步。

柱子叔猛地吸气,就好像要把自己的肺都要吸炸了一样,然后手舞足蹈的在地上踢蹬,就像是抽风一般。

怪不得爷爷要让我们离得远一些。

踢蹬了几下,柱子叔这才平复下来,刚才猛吸的一口气这才吐了出来。

这时候村里的人都到了,胖子他娘刚看见门口挂着的蛇皮,嗷一嗓子就哭了出来,抱着我和胖子一个劲的说可怜。

不过还有一声哭嚎也传了过来,是柱子叔的婆娘,搂着柱子哭的稀里哗啦的。

爷爷正要打算将赖子叔家里的门关上,听见哭声回过头说道:“没事,就是吓着了!”

我倒是没有被哭声吸引,而是想看看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只剩一条缝隙,我也看不清楚。

爷爷低头看了我一眼,刚好看见我正扒着门缝往里偷看。

我感觉到爷爷在看我,抬起头和爷爷对视一眼,爷爷眼神有些嗔怪的意思,我知道这是我做了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情,爷爷要训斥我了。

但是一会之后爷爷突然笑了一下,也止住了关门的动作,猛地一推。

那扇本来就要合上的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