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倾城妃

“唔……”一脸精致妆容的女子突然间痛苦的抓着胸口的衣襟,狰狞的面容仿佛窒息一般痛苦难耐,“来……人……来……”

可惜轻若细蚊的声音并未引起轿外侍从的注意。

最终,轿内那名绝色女子挣扎的双手逐渐落下,脑袋无力的斜靠在轿壁的一面,香消玉殒。

轿外的侍从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一般继续前行着,直至一座宫苑门外才停了下来。

轿后有六名侍女一路跟随着,为首身着宫装的中年女子,和颜悦色,略显福态,挪着端庄的宫廷步走至轿门前,福下身子柔柔道:“南宫小主,玉蝶轩到了。”

稍逝几秒,轿内依然悄无声息,中年女子立马收起了先前伪善的笑容,正色道,“路途遥远,南宫小主定是乏了,你们两个,快将小主扶进内殿。”

“是,夏姑姑。”两名侍女快步上前,从轿内将沉睡美人架了出来,穿过玉蝶轩的大门走近内殿。

整座玉蝶轩,已然毫无生机可言。

“回禀……”女子刚走进殿内,背对她的锦袍男子微微抬手,便默了声音,目光如炬,满是寒光。

“丫头!丫头!快醒醒!再不醒就真要死啦!”

雨欣睡得正熟,被耳边的聒噪声弄得微微挑眉。

“好热啊……”雨欣一个翻身,刚刚是有人在说话吗?

“不想被烧成碳,就赶紧清醒清醒。”老头子的声音有些调侃的味道。

也就热了点,怎么做这么奇怪的梦啊。看来是又得多打几份工存钱买空调了。雨欣想着,倒也慢慢转醒。

眼刚睁,蓦地就被眼前的景象完全惊醒。屋外火光冲天,已是一片火海!这是怎么回事?

“咳咳……”一阵浓烟透过窗缝窜入,立即呛得那雨欣咳喘不止,等等!这是在哪里?

刚刚清醒的雨欣对眼前的环境一无所知。

环顾四周,入目的竟是一派古色古香,什么地方?北京故宫?圆明园?谁这么恶搞啊?雨欣惊呆了,下意识的抬手抓了抓头发。

这又是什么东西?雨欣摸到头发上有硬硬的东西,这不是发钗吗?硬是傻愣愣地看了几秒,再又低头看看了衣服……

谁替我穿的?难不成我还遇到一个变态杀手?天啊!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快跑!蠢丫头!你真是要被烧死吗?”耳边又响起刚刚那个声音。

是谁?雨欣警惕的环顾四周,却发现四下无人:“你是谁?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嗯……老夫才不告诉你呢!丫头你就自求多福吧!啊哈哈!”笑声渐渐远逝。

“喂!喂!喂!”无论雨欣怎么叫喊,那老头子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

“混蛋!”雨欣无奈只好先用袖口捂住口鼻,轻声咒骂着,火势快烧到屋内了,眼下还是先想办法争取不被烤熟的好。

雨欣四处寻找出路,走到外室,发现地上竟横七竖八的倒了好几个人。

“喂!醒醒!”雨欣慌忙跑近,试图着摇醒地上昏迷的人,“喂!这是……”感觉手上沾到温润有些黏乎乎的东西,抬起手,竟是满手的血,那女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将地上的人推了过身。

“啊!”雨欣吓得脸色刷白,一下子跌坐在地,被推过身的侍女惊恐的睁着双眼,面目狰狞,胸前的衣襟早已浸湿了鲜血。

“这是……死了?”看着一屋子很七竖八的尸体,雨欣惊恐的不知所措,几乎落泪。

雨欣直冲门口,去发现门竟然从外面被反锁了……面对满屋尸体,心内顿感一阵慌乱。

一定还会有别的出路。

雨欣四下张望,瞄到了一旁的正在被火包围的窗户。

砸掉木窗,雨欣拼命往外爬,好不容易到屋外却又重重跌在硬石板上,浓烟从面八方席卷而来,呛得咳喘不止,意识也越来越虚弱了。

雨欣站不起来,凭借着最后的一点模糊的意识,向外一点点挪着身子。

“莫名其妙!我不可以死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恍惚间,雨欣似乎看到有人影。

雨欣抬手伸向远方的那个人影,想呼救,却话音未出,便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