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凤

大燕城,才十月,天上已飞雪。

空旷寂寥的皇宫内尸体横陈,浓浓血腥气充满了皇宫每一处,我站在原地,浑身好似木了一般,寒风吹在身上也不觉得冷了。

我的贴身宫女摇铃劝我:“公主,大魏三皇子已经带兵杀入皇宫了,您快逃吧。”

大魏三皇子?

我好似万箭穿心,他还在大燕做质子的时候,我对他千般好,只差没将一颗心掏给他,他与我说死生契阔,最后却是灭了我的国还要杀我吗?

“姐姐怎么还不逃呢?”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道鞭子破空之声,我还未转身便已被抽中,瞬间失力跌倒在地,被鞭子抽中的地方皮开肉绽,隐隐可见白骨。

我看着面前的人,恨得泣血:“如意,是你带他杀入皇宫的?”

赵如意是我的妹妹,她母妃早亡,得我处处护她,她才得以长大。

赵如意望着我,那双美眸里尽是讽刺:“当然,不止如此,当初你跟他的一夜,他至今以为是我,所以对我百般维护疼爱,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为何?”

“为何?”她尖叫起来,用极度讽刺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赵长乐,你自以对我的怜悯和施舍,就救我脱离苦海了吗?没有,你那么耀眼,遮挡住了我所有的光芒,我活在你的阴影之下如摇尾乞怜的狗,所以我要杀了你,还要夺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男人魏无息!”

摇铃听到后,泣不成声:“四公主,你怎么可以如此,公主一直将你当做亲妹妹啊,就连皇上曾要将你赶出宫,也是公主在雨中跪了三天三夜……”

“我知道!”赵如意冷笑一声,完全褪去了伪装,露出青面獠牙:“她自以为英雄,自以为伟大救了我,我就要感激她吗?不,我要成为她,我要比她更高贵!”

“奴婢会告诉三皇子的……”摇铃红着眼睛大喝,可话未说完,赵如意手里的鞭子一挥,稳稳打在她的眼睛上,顿时鲜血四溢。

我忙起身抱住痛苦的摇铃,愤愤看着赵如意:“你要杀的是我,来便是,不必牵扯旁人。”

“你不让我杀,我偏要杀!”赵如意好似疯了一般,抬手便又挥起了鞭子。我不能让摇铃因我而死,我捡起地上的刀,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看到她跪倒在地,便毫不留情朝她的脖子狠狠砍了下去。

可不等人头落地,一阵低沉却狠厉的呼喝传来:“你敢杀她,我就杀了你的皇弟!”

我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失力,我能感受到心一片片碎裂的声音。

看着提着带血长剑而来的英武男人,我仍旧怀着最后一丝希冀,跌撞着上前:“无息……”

可那个我曾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却只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狠狠扔在地上,毫无怜惜。

他看也没再看我一眼,只温柔的去扶地上的赵如意,温柔入骨,心疼至极,却不再是对我。

摇铃听到他的声音,嘶吼着告诉他真相:“三皇子,一年前为你解了媚毒的人,是长乐公主!”

我本以为魏无息会突然醒悟,意识到自己对我犯了多大的罪,可是他只是讽刺的看我,说出剜了我心的话:“赵长乐,你就这么渴望承欢?好,我成全你,所有人给我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