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圣手

河流蜿蜒流淌,遇到了峻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L型,在这个拐角处形成了一个村子,村子的名字叫做李家沟。

“现在这个地也是越来越难种了,就是表舅家能够分给我一些好的土地,我也不至于这么的费劲了!”封南盯着巨大的太阳,嘴里不停的埋怨的,虽然是埋怨,但依旧还是在努力的耕地。

封南在李家沟可是出名的帅气,不仅仅是人长得阳光帅气,更是有着结实的肌肉,能够使出一身好力气,也就是没有福气,父母早亡,什么也没有给他留下东西,要不然,他早就结婚生子了,现在因为穷苦,所以没有人愿意跟他,上几年更是跟着一个赤脚医生学习过一些医术,现在在村子里还能够混的出样子。

现在封南正在种地,这么热的天气,显然是有点烦躁。

忽然,封南感觉自己的锄头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还很坚硬,封南也是心里一惊,不过随即就平静下心来,这里可没有什么宝贝,说不定是铁块什么的,也是没有太在意,用脚慢慢的把这个东西给踢了出来。

“咿?”封南就要继续锄地的时候,忽然看见面前出现了一个发亮的东西,散发着金属的光泽,很是晃眼,封南立即蹲下身自,捡起来看了看,发现竟然是一个扳指,上面还有着一些细小的字迹,如果不仔细看还是很难发现的,上面写道--用气行医,百病可除,修身养体,天下无敌!

“这倒是很有意思啊,竟然有人在这么小扳指上面刻画了这么多的字迹。”封南看着这个在阳光下散发着金灿灿光芒的扳指,顿时一阵的好奇,随即就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看着手上的扳指,封南也是一阵的高兴,这个说不定还能够换一些钱来花,不过要的着急稀罕够了才能够卖掉!

看着手中的扳指,封南就要准备拿下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此时封南才感觉很不对劲,因为手中的扳指竟然拿不下来了,似乎和自己的手指紧紧的粘结在了一起,封南顿时就慌了,难道要自己切掉自己的手指头才能够拿下这个东西来,就在封南慌神的时候,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封南就这样看着扳指慢慢的融进了自己的指头当中。

封南暗骂一声不好,就想要把扳指抠出来,但是根本就没有用,就在扳指彻底的融进了封南身体的时候,封南能够真实的感受到了扳指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的游动,因为它所到之处都会让自己的身体感到一阵的酥麻的感觉,很是难受。

封南此时很是刺挠,恨不得找个东西把这个扳指给抠出来,忽然一声声的叫喊,让封南再次的回到了现实,看着一个人急匆匆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喘着粗气,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还没有等这个美丽性感的少妇说话,封南急忙的问道。

“宁荷,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找么着急啊?”封南此时克制的自己体内的刺挠,一边装作镇定的看着宁荷。

宁荷此时脸上更加的着急了,刚刚稳定了一下气息,急忙就说到,“南子,出事了,你快去跟我看看我家的孩子吧,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家的孩子一直就呕吐不止,这都一整天了,我担心死了,你懂医术,你帮帮忙,去看看吧。”

“快走,我们现在就过去。”封南懂得一点医术村里人都知道,没事的时候,封南就给村里看看一些简单的疾病,所以封南的名声在村里还是很不错的。

封南的家里很是破旧,毕竟没有父母在,没有媳妇,自己一个人住的也是无所谓了,但是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破旧的房子里,竟然围满了人在,以前的时候,看病的人多了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现在不一样,很多人都是在这里看热闹的。

“快让开,让开,我把封南找回来了,不要耽误我的孩子!”宁荷一边着急的喊着,一边把四周的人生生的给挤开了一条道路。

封南急忙的跟上,来到了宁荷的儿子,铁柱的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询问了一下宁荷有关铁柱这几天的情况,随即确定了铁柱的病因,但是心里却是犯了愁了,因为铁柱的病虽然都不是什么大的毛病,一个是以为吃了坏东西,拉肚子,一个是因为不小心着凉了,感冒了,虽然这两种病都很容易治疗,但是封南的医术有限,不知道治疗这两种病的药物能不能放在一起服用,铁柱可是一个小孩子,要是大人的话,封南还能够说出来试一试,毕竟大人的抵抗能力强,但是铁柱太小了,封南可是不敢乱来,要是一不小心药物冲突,那么铁柱就有生命危险了。

“封南,铁柱没事吧?”宁荷此时一脸的焦急,看到封南此时的模样,心里更加的担心了。

“你放心吧,会没事的,你让我仔细的想一想。”封南此时只能够先安慰一下宁荷,毕竟这里可是有着很多人看着,封南也是担心出现什么意外。

“就你这两把刷子,还敢给人治病,也不怕天打雷劈啊!”就在封南仔细的琢磨怎么用药的时候,一个尖锐带着一丝苍老的声音缓缓的传了进来。

封南此时眉头一皱,看了看门外,此时一个年迈的老女人慢慢的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子,一脸不屑的四周乱看,特别是看着封南的时候。

这个女人叫做崔红芬,是宁荷的婶子,身后跟着的男人是陈癞子,他们都是本村的人。

崔红芬为什么会带着陈癞子来这件事可是有说头的,因为陈癞子可是村里的混混,他的母亲就是村里的大神,也就是我们说的神婆子,崔红芬那一辈的老人心中,神婆子就是他们心中的神灵的替身,不管是治病消灾,崔红芬她们这一辈分的人都喜欢请神婆子来做法,对于神婆子也是特别的尊敬和崇拜。

作为宁荷的婶婶,听见了铁柱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病的时候,急急忙忙的就去寻找神婆子了,当然了,就在半路上就碰见了神婆子的儿子,陈癞子,把事情一说之后,陈癞子就让她带着自己来到了封南的家里。

“婶子,你怎么把这个混混的叫来了,你到底想干嘛?”宁荷一脸的嫌弃,对于崔红芬也是没有了往常的客气,特别是看见了陈癞子,更是一脸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