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无可救药

“嗯……斯恒……别这样用力……我疼……”岳清欢扶着男人有力的腰肢,喘息低语。

“不喜欢吗,我这样对你?”

“喜欢……”岳清欢脸颊绯红,“但我有个好消息好要先告诉你……”

顾斯恒微微停下,俯下身,那张俊美精致的脸,映入眼帘,眸光温柔:“正好,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他抓着岳清欢胸前柔软,语调温柔似水。

“我要结婚了,跟苏家的大小姐。”

一句话,登时让岳清欢身凉如冰。

这个男人,一边跟她做着无比亲密的事情,一边告诉她,他要娶别的人了?

那跟了他三年的她呢,算什么?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算什么?

私生子吗?

“你要告诉我的好消息,是什么?”他亲昵的亲吻着岳清欢的脸颊,手指抚上她平坦的小腹,“怀孕了么?”

一语猜中。

岳清欢心底爬上期翼,哀求道:“对,我怀孕了,斯恒……你别娶苏小姐,娶我好不好?”

顾斯恒一边温柔的扶着岳清欢小腹,一边用温柔的轻笑声:“娶你?岳清欢,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能让我娶你?”

岳清欢一下子僵住。

又听顾斯恒慢条斯理的继续说:“你没钱,没权,没家世,不过有一张我喜欢的皮囊而已,我为什么要娶你?”

“你什么意思?”岳清欢遍体生寒,“我跟你三年了,难道你喜欢的就是我的身体吗?”

顾斯恒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不然呢?”

岳清欢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将他推开。

“别碰我!”

顾斯恒不悦皱眉:“岳清欢,你在胡闹什么?”

胡闹?

好,她就胡闹给他看看。

抓起一旁的水果刀,她直接抵住小腹,以命相要:“顾斯恒,娶我,给我和孩子名分,或者,我现在就带着孩子,死给你看!”

顾斯恒猛然冷下了脸。

“清欢,我可以给你钱,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是娶你,不可能!”

岳清欢睫毛狠狠一颤,脸色瞬间苍白,捏紧了刀子:“顾斯恒,我是真的会死给你看的!”

顾斯恒不悦皱眉,慢条斯理的从床上走下,嘴里仍旧是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别闹了,我还没做尽兴呢……”

尽兴?难道在他眼里,她就只是一个陪睡的工具?

如此可笑!

“顾斯恒!”她愤怒的大喊,刀子用力,已经划破了睡衣和肌肤,渗透出血色,“我没有开玩笑,你要么娶我,要么我……啊!”

话还没说完,顾斯恒就猛然靠近,抓住岳清欢的手腕,一把将她手中的刀子卸下。

扬手一甩,刀子叮的一声落在地板上。

“清欢,你乖,别闹了……”顾斯恒面上仍旧一派不以为意的温柔,把岳清欢抱进怀里,探手抚摸她的肌肤,“我们继续,我想要要你……”

“顾斯恒,我说了,别碰我!”岳清欢激烈的挣扎,狠狠挣脱出来。

往后退了几步,赤裸的脚底,踩到冰冷的刀子。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不娶我。”

顾斯恒不耐道:“清欢,我说过了,我不可能娶你这样卑贱的女人,你就这样陪着我玩玩不好吗?”

“呵呵。”岳清欢嘲讽笑起来,她捡起了地上的刀子,握紧,逼问,“我在你眼里,就只是,卑贱的玩物吗?”

顾斯恒理所当然道:“难道不是吗?”

“好。”岳清欢点点头,她十九岁就跟了顾斯恒。

一跟三年,如今怀孕,却只落了个玩物的名声,腹中的孩子,也只会是个私生子——

那么,这个孩子还不如不要!

高高举起刀子,她对准自己的小腹,狠狠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