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二少爷

引子大明天启四年。

明朝和历代王朝一样,统治者极为重视发展农业。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如果食物短缺,则什么都发展不起来。

作为首屈一指的水利工程专家,楚平府的尹家,在整个大明可谓是声名显赫。尹家擅长于水利设施修造,名声响砌四海,是大明国君信赖的辅国名匠。

而尹三,全名尹青龙,年已三十有四,正是尹家当家人尹雷第三子。两个姐姐已经出阁,嫁作人妇,尚有一弟尚幼,正值垂笤之年。

少年时的尹三,长相俊美,肌肤如玉,腹中货多,饱读诗书,通古博今,再加上他是世家公子,可以说是整个楚平府单身女子人人想嫁的少年郎。

可是,尹三为了家族的荣誉与责任,挑起继承家业重任,跟随父亲尹雷跑遍大明大大小小的江河湖泊,渐渐地把家传的水利工程建设的手艺学了个七七八八。

他带领三十万民伕开挖的打通大明楚平府和湖州府两大湖泊的运河,更是为大明赋税带来了极大的收益,连当今大明天子天启皇帝都与他称兄道弟,可谓是少年得志。

可是,由于长期在外奔波劳累,渐渐地皮肤晒黑了,手脚也变粗糙了,渐渐地不复少年时出门被人围堵的情形了,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循规蹈矩的公家人,少了很多情趣。

他也乐得自在,不以为恼,只是因为他早年先娶了一个老婆,她叫小苏,家世甚好,长相甜美,性格爽朗,喜欢结交很多很多的朋友。

当年追求小苏的少年郎,多得从楚平府的东门排到了南门,其中包括不少当朝王孙公子,均对她垂涏三尺!可是,大家均不知道为什么小苏会选择和尹三作为丈夫,当年可谓是惊倒一片,很多少年郎在他们的婚宴上喝的酩酊大醉,心痛于自已未能抱得美人归!

一个是少年得志,一个是美艳如花,好一对壁人。

尹三无论多忙多累,只要一回家能看到她的笑脸,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他一直觉得,他这么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们将来能过上好日子。

尹三却没有想到,他为家族,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却狠得下心,就这样离他而去!

夜色沉沉,秋星满天。

木桥这头有一个鲜衣长剑的青年伫立着,眉头紧锁,眼光时不时瞄着小桥那头,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突然,空气中飘来一缕缕蔷薇的芬香。

那青年抬起头来,一瞬不瞬的盯着桥头,眼神充满了急切。

不一会儿,小桥那头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个碎步轻移如仙子般空灵、衣袂飘逸的绝色女子袅袅婷婷走上小桥,眼神只望向那少年一眼,而神情却极为冷漠。

那青年飞快的奔上小桥,眼神中充满了狂热,直欲把她搂入怀中。

那仙子般漂亮的女子身子仅微微一动,伸出手指示意停下,叱道:“不要过来。”

那青年的面容仿佛被人扭碎一般,显得极为难过,但还是停下了脚步,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

那仙子般漂亮的女子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道:“尹三,你不是约我来的?有什么话就说吧?”

那个叫尹三的青年眼眶红了,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分手?这七年来,我对你不够好?小苏!”

原来那个仙子般的姑娘叫小苏,正是他的老婆。

她微微蹙着眉头,神情似乎有一些歉疚,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

尹三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你也和我讲一下,如果我能办到的事,我一定会为你做的!”

小苏道:“女人真正想要的是把握自已的命运。我不想这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我说过我想要的男人是一个功成名就的国家栋梁,或者叱诧风云的剑客侠士。”

尹三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成功?我不是一直在为我们这个家而努力奋力吗?郡守大人下个月就要升我为主管了,负责楚平府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设施。到时,我们再生一对可爱的宝贝,就这样过一辈子,不好吗?”

小苏撇了撇嘴,说:“那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小官而已,能有几个钱?就算你从中中饱私囊,又能贪得多少呢?你那么地老实,我想你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的。更重要的是,嫁给你这些年,你忙于修建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工程,使我守了多少空房?”

尹三神情黯然,道:“我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旋即,又抬起头来,道:“但是,我这是公职,收入稳定,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嫁给我!”

小苏莞尔笑道:“我知道。这也是我下定决心离开你的原因之一。我知道你很快就会找到好人家的姑娘,生几个小孩。”

尹三脸色铁青,过了半响,一字一字,咬着牙道:“我——爱——你!”

小苏柔声说道:“尹三,别这样,我主意已决,再说也是无益。我想找一个我爱的人,一个能够让我仰视的男人。”

尹三怔了一怔,口中喃喃自语,道:“一个让你仰视的男人!终究你还是嫌弃我没用,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原来如此…”

他痴痴地怔在那里,似已永远不能动了,空气中蔷薇的芳香更加的浓烈,但他的心却开始一寸寸结成冰。

小苏看着他,神情中似乎有些歉疚与不舍,但是很快就消散无迹。

她明亮的眸中更多的是对将来的期盼,那个男人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丰神俊朗,那么的令人神往,那人才是我想要的男人。

尹三终于抬起头来,无限落漠的问道:“他是谁?他可以给你幸福吗?”

小苏的剪水双瞳突然亮了起来,似乎陷入了甜蜜,道:“他是一个剑客,他是江湖中声名显赫的掌门!他也许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稳定的职业,但是他的笑却让我温暖,他的冒险故事是那样的让我神往,他说要带我一起去,永远陪着我。”

尹三看着小苏的面上笼罩的光彩,心一阵阵的收缩,心一阵阵的抽痛。

他咬牙切齿,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说道:“告诉我,他的名字,我要去杀了他!”

小苏神情一愣,转瞬嘴角又浮了一丝讥诮,道:“他叫唐磊。”

尹三瞳孔在收缩,神情终于闪现出一丝畏缩之态,道:“青城派掌门唐磊?”

小苏轻笑道:“正是。”

尹三的心已经痛的麻木了,终于,他慢慢说道:

“我们家的事一直都是你拿主意,这一次我依然听你的。休书我明天写好,递与你家中。既然这是你选择的路,我只好祝福你们能一直走下去。”

小苏裣襟曲膝向尹三微微行了一礼,道:“尹三,我知道你会成全我的,你是一个好人。忘了我吧,会有一个永远伴着你的女人出现的。我要回去了,再见。”说过,她扭过身子,从来时的路碎步离开。

女人只要是变了心,是永远不会回头的。

尹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万般不舍,千般不愿,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想发泄,他想要大喊,他想要人安慰。

可是,朋友们都已经娶了妻,有了子女,谁能来陪他呢?这么丢人的事情,任谁也说不出口。

尹三悲怆地拔出长剑,对夜空疯狂的挥舞着,嘶哑道:“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为了能在仕途上有所成就我日夜奔波,终于连本朝皇帝都对我青眼有加了,功成名就指日可待,可是你为什么就这样离开我?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