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邪皇

“这就是伏龙城了,真是够大的。”

一对男女站在伏龙城外,吸引了不少眼光。无他,这对男女太俊俏了,好似一对神仙眷侣。

男的二十出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女的看起来大一点,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这里,就是自己命运新的征途的开始了。”

肖狼邪魅一笑,走进了伏龙城。

茶楼,肖狼拿着一张画。画上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长得是高大威武,就是一幅纵欲过度的模样。下面有一行小字:王猛,伏龙城王家二少爷。为人心狠手辣,心胸狭窄,极其**,翠阳楼的常客。

“主人,请用茶。”

端茶之人正是先前那女子,原来他们是主仆关系。

“霜月,坐。我不是说了,不需要讲这些礼节了么。”

肖狼深邃的眼眸满是无奈,霜月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

“嘻嘻,不行的主人。”

看着肖狼无奈的样子,霜月狡黠一笑。

“茶不错,霜月打听清楚了嘛?”

肖狼浅饮一口茶,抬头问霜月。

“已经打探好了。”

翠阳楼,伏龙城第一楼,也是伏龙城唯一的一家青楼。

肖狼两人一来到翠阳楼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霜月太美了。

“公子,这.....”

迎客的两名妩媚女子一脸难为情的看向霜月,虽然也有带着女伴进翠阳楼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这么高调啊。

“你们不能做主可以去叫管事的来,钱不是问题。”

肖狼微微一笑,两名妩媚女子闻言皆松口气。

近来千龙下国国主大寿,那些大家族纷纷派人前去祝贺,她们可不愿这时候惹祸上身。

“那公子请稍等,容我们去通报一声。”

肖狼两人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所以那些有点见识的公子哥们都忍住没有来找麻烦。

可是,这世上永远不缺没有眼力价,又自以为是的纨绔弟子。

“朋友,开个价,把这女子卖给我如何?”

这时,一大耳朵的公子哥走上前来,毫不客气道。

“开个价,把你母亲卖给我可以?”

肖狼玩味的看着大耳朵,闻言霜月莞尔一笑,迷倒不少人。

周围的公子哥们都是哑然一笑,这家伙真损。

大耳朵脸色黑如锅底,这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我说,莫大耳朵。什么时候,你这么穷了?”

一个眼睛极小,声音刺耳,却又拿着一把羽扇装儒雅的公子哥,走了出来。

“哼!”

大耳朵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这到让小眼睛男人有点诧异,以前他可是会和自己死杠到底的。

“小子,快滚开吧,这美人我收下了!”

美人面前,小眼睛男人没有想太多。趾高气扬的下令,让肖狼献上霜月。

肖狼倒是被气乐了,那些存在于小说中的白~痴纨绔还真有。

“来,赏你一根骨头,给大爷再叫一个。”

说着,肖狼真的拿出一根骨头仍在小眼睛男人面前,俨然把他当成了一条狗。

“找死!”

小眼睛男人大怒,肖狼却是无良一笑。

“真乖!”

周围的人再次笑了,这家损到家了。

“去死吧!”

小眼睛男人气极,在整个伏龙城还真没有哪个敢如此与他说话!他鼓动体内灵力,猛地一掌打向肖狼。

肖狼怎么看都是一个凡人,这一掌要是落实了,肖狼必死无疑!

“哼!”

三言两语不合就要杀了自己,肖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去。

“噗~~”

人们想象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倒是小眼睛男人吐血倒飞了出去。而方才动手之人并非肖狼,而是霜月!

“咦,这女子竟有如此本事!那她旁边之人定更为不凡……”

人群中有人惊呼,那些公子哥纷纷收起了轻视之心。修炼者不可轻易招惹,何况是一个不明实力的人。

“你!”

小眼睛男人正欲开口,被霜月一个眼神吓呆了!

冷漠、无情、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女!

“你等着,我家公子会让你好看的!”

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小眼睛男人放下一句狠话便狼狈离去。

“这位公子,你还是快走吧。”

肖狼身后一个面目清秀的公子哥小声提醒他。

“哦?为什么?”

“这章朗虽然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公子,可是他的靠山可是王家的二公子啊!”

肖狼想不到还会有人好心提醒自己,倒是对这清秀公子产生了一丝好感。

“那你为什么还要提醒我?就不怕他们之后找你麻烦?”

清秀男子脸色一变,显然之前没有想到这么多。

“公子,你还是快走吧。那王家二公子,王猛是个极为**之人。”

说着,清秀男子便跑出了人群。

记住了清秀男子的模样,肖狼轻笑。

“自己找的就是他啊!”

找了一处无人的桌子坐下,享受着霜月泡的茶,肖狼十分惬意。

那些纨绔弟子一个个都恨得牙痒痒,如此美人儿竟然被使唤着泡茶,实在是暴谮天物啊!

不多时,先前离去的两名妩媚女子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人。

那人约三十岁左右,保养的极好,皮肤光滑亮人。

“想必你就是翠阳楼主了!”

肖狼抢先说道,被肖狼一语道破身份,五凤倒是有些惊讶了。

“公子好眼力!”

“呵呵,先前在翠阳楼闹了一些事情,还望五凤楼主海量。”

肖狼微笑着,话语谦虚和蔼,让人如沐春风。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肖狼如此态度,让五凤对其好感大增。

“咯咯,公子说笑了,一些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闻言,肖狼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

那小眼睛男子是王猛的人,在翠阳楼被人打了,五凤却是如此态度。看来自己的情报没有错,这翠阳楼与王家不合!

“五凤楼主不仅大度,更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这一笑让我都着迷了。”

明知道肖狼是说客套话,但五凤还是非常高兴,毕竟那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漂亮。

“公子可真不是老实人,你身边那位才是真真的美人!”

闻言,肖狼和五凤都是笑了。

此刻翠阳楼二楼一间雅间有两人目睹了全过程,左边男子一头紫发引人注意,深黑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显得更加深邃。

右边男子身材颀长,自有一股轻松惬意的气度,额下眉角如棱,鼻梁立峰,双目炯炯却不逼视,嘴角轻扬,似带着一抹淡然的笑容.。

右边那男子开口道“张兄,我就说此人不简单吧。”

被唤作张兄的男子摇头轻笑“确实,五凤常年与人打交道都被他三言两语绕进了圈子。论眼力,我不如莫兄你。”

回到肖狼这边,其乐融融的气氛被一道充满怒意的声音打断了。

“好一件小事情啊,五凤楼主这是不把我王猛看在眼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