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点烛

民国,半夜荒郊野外坟地。

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之人,提着一盏破灯穿行在密集的坟地中。

此人走到一座坟前提灯一照。是座新坟,看样子刚埋没多久。再往地上一照,此人喜出外望!

地上摆着几盘贡品。肉,点心,水果,看着就让人直流口水……

此人二话不说,放下那盏破灯,抄起一只烧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转眼间,风卷残云般一只烧鸡吃个精光。此人摸摸肚子显然还没有吃饱,随手又在另一个盘里抓了几块点心塞在嘴里。

大概是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一口一个,噎的此人用手直拍胸口。

此人正坐地上吃着,忽然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吓得此人赶紧站起来,慌张的四处张望,这荒郊野外的,漆黑一片除了坟头那有人啊?

她回头看着面前的墓碑,心里有些打憷。心想:“该不会是墓主回来,看见自己的烧鸡被人吃了,要跟我拼命吧?”赶紧对墓碑作了个揖:“这位不知是大哥还是大姐?小人巴心不敢造次,实在是饥饿难耐才吃了您的烧鸡,等日后在下发财一定加倍奉还,无心惊扰,得罪勿怪,得罪勿怪……”

话音刚落,身后又传来说话的声音。

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听的额外清晰,看来不是眼前这位新坟墓主,应该是还有别的人在此地。想到这,巴心提着那盏破灯,闻声悄悄的往前摸索。

转过几个坟头,就见前面一座坟前有灯光,巴心赶紧把手里的煤油灯关掉,躲起来观看。

一个男子提着灯,蹲在坟前的洞口问道:“怎么样?通了吗?”片刻,从洞口里爬出一个人骂道:“你他娘的喊什么?怕别人听不见是不?”

那人笑道:“ 这荒郊野外的那有人啊?就剩鬼了。”

出来的人骂道:“ 你他妈的废什么话!洞打通了!赶紧进去拿东西走人。”

“太好了!咱们两个都忙活半个月了,可算挖通了!肯定是个大钉子!”那人兴奋的说道。

突然,一个打饱嗝声从附近黑暗处传来,打断了两个土耗子的谈话。

巴心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暗道:“糟糕!刚才吃的太多,不知道被他们听到没有?”巴心捂着嘴偷眼看去,就见两个人提着灯奔自己这边走过来。

“原来是两个土耗子?要是被他们发现我在这偷看,肯定地杀了我。”想到这,巴心快速站起来撒腿就跑。

“铁哥在那呢!真有人啊?!”一个盗墓贼大声喊道。

铁哥闻言,骂道:“少他妈废话!赶紧追!不能让这人跑了!”二人兜着屁股就追上来。

刚才太紧张,慌乱之间灯都忘记拿了。这坟地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刚跑出去几步也不知道绊到什么东西上,“啪嚓”一下就拍到地上。

这时,两个土耗子闻声赶到,其中一个土耗子一脚把我踩在地上,恶狠狠的说道:“你再跑啊?!

怎么不跑了?”说完,对着躺在地上的我就是一顿乱踢,边踢边骂道:“我叫你跑!我叫你跑!狗娘养的……”

这时,那个叫铁哥的土耗子不耐烦说道:“得了!看你那点出息,滚一边去!”说完,提着灯走到近前。此人好像很怕他,二话没说灰溜溜的躲在铁哥后面。

铁哥蹲下来,把我的身体翻过来随后用灯一照。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头发很长用稻草扎着,蓬头垢面的也看不清是男是女,脸上黑的就跟刚去挖过煤一样,身上是衣衫褴褛,脏的已经看不出原来衣服的颜色,更是补丁盖着补丁破洞挨着破洞。

铁哥站起来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就是一个乞丐。”

另一人闻言,说道:“那就弄死算了,正好往这一扔,用不了一个晚上就被野狗吃个干净。”说完,从腰里拿出一把匕首,走到近前就想下手。

巴心见状,强忍疼痛就往后挪动。三个连忙制止说道:“住手!这人留着还有用,把她一起带走赶紧回盗洞。”

此人听了,有些疑惑不解,但又不敢多问,只好收起匕首过来伸手想抓我的衣服。

巴心见此人俯身过来抓自己,下盘全部暴露出来,迅速抬起右脚,对准裆部就是一脚。

随后就是一声惨叫!这盗墓贼疼的,用手捂住裆部在原地边蹦边叫唤。

铁哥见状,恨得骂道:“你个废物!连个崽子都对付不了,饭桶!”说完,过来抓住我的头发,上来就是两巴掌,然后拽着我就往盗洞口走去。被我踢的盗墓贼,边捂着裆部边跟在后面蹦着走。

来到盗洞口前,铁哥拿着军用铁锹指着盗洞口,一脸阴险的表情说道:“你先爬进去!快点!”

巴心见状,就知道他们这是想让自己在前面淌雷啊。暗骂道:“我日你亲妈妈的!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随后,那个被我踢的盗墓贼,边在后面推我边呵斥道:“快进去!妈的敢踢我!要不是看你还有用老子非剁了你,快走!别磨蹭!”

巴心一看,如果不进去的话当场就地被这两个盗墓贼给杀了。还是先暂时稳住他们,等进去之后在想办法脱身。想到这,巴心说道:“就算让我进去,也地给我一盏灯吧,里面乌漆墨黑的谁知道往那边爬啊?”铁哥闻言,冲那人使个眼色,后者就把一盏煤油灯递给我。

巴心接过灯,瞪了他一眼!提着灯硬着头皮钻进坟墓的盗洞口。二个盗墓贼见我钻盗洞,随后拿着灯也陆续钻进去。

这盗洞挖的很工整,正好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在里面爬行。巴心很瘦小,所以在盗洞里爬的很轻松,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在地下爬行,不禁心里十分好奇,这死人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呢?会和活人住的一样吗?瞬间脑子里是胡思乱想,全然把两个盗墓贼胁迫自己进来的事情都抛在脑后。

越是往里面爬巴心就觉得呼吸困难,而且还有一种压迫感,让爬在洞里的人感到窒息。巴心停下来!休息下喘口气。回头望去,身后黑暗中不远处有点点光亮,看来他们是胸有成竹,跟的一点都不紧,看来是不怕我跑了。休息片刻,巴心沿着盗洞继续往前爬。

后面跟着一个盗墓贼,喘着粗气就问道:“铁哥,咱们跟这么远,万一那崽子跑了咋办?”

铁哥闻言,冷笑道:“跑!你当这是你家后院呢?别说是一个崽子,就算咱们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还不好说呢?要不我能让他先走吗?有他给咱俩探路能省下不少事。”

后者闻言,笑道:“铁哥您真行!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说完,傻笑着……

巴心爬了半晌,忽然前面的盗洞就改变了方向,变成向上的一个斜坡,角度不是很大,巴心爬上斜坡后,又向前面爬了十几米。

用灯一照,隐隐约约的好像前面是堵墙。巴心赶紧爬到近前观看,是堵砖墙挡住盗洞,也不知道这砖墙有多高多长,墙上被砸开一人多粗的洞口,盗洞里还有一些碎砖堆在两边。看样子应该是那二人的杰作,巴心用灯往洞里照一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她试着把手伸进墙里的洞口,刚伸进去一半立刻就把手缩回来。

暗道:“这里面也太冷了吧?透骨的阴冷,不由得心里有些大打憷,回头望去,后面的两个人快爬上来了,不如趁他们还没到,先进去摸摸情况,他们要我在前面探路肯定是还没有进去过,这里面那么黑,随便找个地方猫起来,然后趁他们不注意再从盗洞逃出去。想罢,巴心从盗洞边拿起一块碎砖头,一咬牙心一横钻进洞口。

这砖墙很厚实,巴心爬了片刻,用灯一照,眼开砖墙已尽,她没敢贸然进去。把从外面拿的碎砖头用力扔到里面,“啪……”的一声!碎砖头刚落地,里面好像触动了什么机关,随后就听:“嗖嗖嗖……啪啪啪……稀里哗啦……”好像是一些利器打在墙上的声音……

巴心吓的赶紧抱住头往后挪动,边抱着头挪动嘴里边说道:“菩萨保佑……佛祖保佑……如果大难不死,小的回去天天给您烧香……”

片刻,里面就安静下来。

巴心抬起头听里面没了动静,就提着灯小心翼翼的来到里面。一条腿刚搭出来脚就碰到地面,踩上去感觉很结实不像土地,应该是砖或者石头之类。

巴心提着灯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透着阴森和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这里不是很大,除了掉落一地的箭支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这里根本藏不住人,还是去里面看看吧。

巴心走出这个墓室,沿着墓道往里面走去。越往里面走心里越发慌,这里面太大了,而且墓室很多,分不清是那里就跟迷宫似的,这要是迷路还怎么出去。

想罢,就准备调头往回走。

巴心转身的时候,就看见前面黑暗处,一缕幽幽的灯火在不停晃动。

巴心见状,暗道:“古墓里怎么会有灯光呢?难道那两个盗墓贼已经跑到我前面去了?没看见他们过去啊?”

正想着,巴心就不经意间向灯火处走去。

巴心到近前,走进墓室一看就是大惊失色!墓室很宽敞而且气派,映入眼帘的就是几根大柱子,正中间一张石桌上摆着丰盛的酒菜,旁边的石座上放着一盏油灯,一缕灯火在这阴森的墓室里显得额外温暖。再看石桌后面,金光闪闪堆放的全是金银珠宝,就跟一座小金山似的,一对纸人童男童女两旁站立,让人一看就毛骨悚然。

这时,墓室外脚步声传来。巴心赶紧把手里的灯熄灭,快速跑到石柱后面躲起来。

随后,就走进来两个人,一个人边走边说道:“这小崽子跑的还挺快!肯定是藏起来了?等老子抓住他,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另一个盗墓贼冷笑道:“说不定已经死了,你没看见刚进来的墓室满地都是箭支吗?不过奇怪的是怎么没看见尸体呢?”

二人说话间已经来到近前,放眼一看都是大吃一惊! 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片刻,其中一个盗墓贼兴奋的大喊:“铁哥!咱们发财了!我操!这么多金银珠宝啊!我发财了……!”说完,扑到小金山上就往包里装金银珠宝。

这个铁哥没有像他那么激动,坐在石桌前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拿起酒壶把面前的酒盅倒满,端起酒盅未喝之前先闻了一下,清香扑鼻真是好酒啊……!随后一饮而尽。

铁哥喝完之后,感觉身体非常舒服,所以的疲劳瞬间一扫而光,他十分高兴!接着又喝了几杯。

这时,另一个盗墓贼背着沉甸甸的背包走过来。兴奋的说道:“铁哥你咋不赶紧去装啊?!不过就是太多了!这次肯定都拿不走,等下次再来就弄辆车过来。”说完,低头就看见桌上丰盛的酒菜,随后笑道:“这他妈的想啥来啥啊!肚子正饿了!就有一桌丰盛饭菜,这他娘的是谁做的?!不管了!先吃完再说吧……”说完,放下背包坐下来,甩开腮帮子颠起大槽牙狼吞虎咽就吃起来……

巴心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二人吃的正香,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