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

“爸爸,你有理想吗?”一名估摸五六岁年纪的小男孩,仰望着身穿一身保安制服,看着有些邋遢,脸颊上挂着一道十公分左右刀疤的男子出声问道。

高震被儿子突如其来的问话问的一愣,微微的错神之后,露出一丝似苦涩的笑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看着喧闹的街道陷入了沉默。

对于一个三十六岁的男人来说,没钱,没车,没房,没相貌,有的只有身边这个退伍时收养的孩子,残酷的社会早就把理想泯灭。

良久之后,高震摸了摸儿子高云的头道“我的理想嘛,就是希望你能好好学习,将来报效国家。”

“报效国家?为什么爸爸你的理想和我的同学的爸爸妈妈不一样,他们都希望我同学将来赚大钱,开豪车,买大房子住,却没有一个说要报效国家。”高云满脸不解的问道。

高震笑了笑“因为总有人要付出。”

“哦。。。那爸爸,你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高云不明觉厉的想了想然后出声问道。

“是什么?”高震问道。

“我要当兵,当了兵,我就能有枪了,有了枪,别人就都会怕我,不敢在欺负我了,我要成为最帅的男团。”小家伙挺直了腰板,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高震知道他说的是总是在手机上被刷屏的三军仪仗队,人们只看到了光鲜,威武的外表,却不知道背后付出的艰辛和努力。

痛苦的折磨,不眠不休的训练,嘴中喊着的响亮口号,彷如一切一切又让人回到了过去,那个痛并快乐着的岁月,可是。。。当兄弟一个个的倒在身边时,当为了忠于的一切战斗时,那是残酷的,血腥的。

你能面对吗?

没有去问,因为他现在还不懂。

拉着高云的手,把他送到幼儿园中,小家伙极其的有礼貌,对着门口的老师躬身喊道“老师早上好。”

哼!老师并没有报以如见其他孩子般的灿烂笑容,而是阻拦住了高云的脚步,冷着脸对着高震道“这位家长,你已经欠了两个月的园费,是不是该交一下了?”

看着周围望来的目光,高震脸色臊红,赶忙出声道“老师,实在对不起,我们物业已经三个月没有开工资了,说好的这个月会开的,等开了工资我一定交齐了行吗?”

“不行,今天必须交钱,园长跟我说了,钱不到位,走人!这里是幼儿园,不是福利院。”老师一点情面也不给,挡在身前一指门口道。

“我。。。”

“爸爸,我们回去吧。”高云怯生生的看着气势凌人的老师拉了拉高震的袖子。

“老师,孩子现在是大班了,课不能耽误,您就在通融一下,让他今天先上一天,我明天一定想办法把钱给补上行吗?”高震祈求的看着老师道。

“哼,不行,这话你已经不是说一次两次了,还是那句话,不交钱,走人。”老师断然道。

“哎。。。他也是,当个保安一个月才赚多少钱,干嘛非要把孩子送到私人幼儿园来,公立的幼儿园不是挺好的。”

“这话就不对了,谁不想让孩子有个良好的基础,只是看他年纪也不大,干什么不好,非要干保安,真是没有出息。”

周围议论的声音响起,让高震的脸更红,要不是身上有伤在身,谁不想多赚点钱,哪怕是去工地扛沙子一天都能赚一百五。

摸了摸兜,挣扎了半响,高震从兜中掏出个红色的盒子来,递到老师的跟前道“老师,这是我的二等功勋章,我暂时放在您这,等我有钱了在赎回去您看这样行吗?”

“嘁!”老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拿个破玩意你糊弄谁呢,你要真是当兵的,至于落魄的当个保安,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吗?当兵的现在福利多好,退伍随随便便的就能拿十来万,二等功得有几十万吧?”

没有想到她还挺了解的,可是高震有苦难言,退伍是给了不少的钱,可是年迈的母亲身染重病,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十几年未在身边尽孝,把所有的积蓄全部花个精光。

医院,进去没有几十万能出来,墓地比房子都贵。

“这东西能在网上买到吗?”

“怎么不能,现在那个什么宝,只要你敢要,连枪都能买到。”

叹息一声,收起自己的勋章,没有想到用血和汗水,还有兄弟的命换来的,却在别人的眼中成为了假货。

不想去辩驳,也不想在去解释,看了一眼高云“对不起,明天我一定让你上课。”

“没有关系的。”高云很懂事的笑了笑。

“如果换学校,请别忘记把欠的钱给了。”老师对着扭身要离开的高震父子喊道。

“你放心,我会的。”高震拉起儿子的手说完迈步而行。

“你们给我站住!”未等脚步走出幼儿园,前方的道路被人给堵住了,是一对母子,母亲长的很油腻,满身的贵气,孩子如高云一般大小,胖乎乎的,脸上带着伤。

看着女子蛮横的样子,高云躲到了高震的身后,悄悄的偷看着。

“大姐,有什么事吗?”高震不解的问道。

“谁他吗的是你大姐,你这个死保安,就是那个小王八犊子的爹吧,一看就是,一对穷鬼。”女子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满脸的厌恶之情。

“有话说话,没有必要骂人。”高震沉声道。

“骂人,我还想打人呢,你看看,睁开你的狗眼好看看,我儿子脸上的伤就是让你那个低贱的儿子打的!”女子把儿子推到身前扯着嗓子喊道。

“是你打的吗?”高震扭头问道。

“是!”高云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回答道。

“为什么?”高震问道。

“还用问为什么,没有素质,没有教养呗,少教育,缺妈呗。”女子抢话喊道。

“为什么?”高震在次问道。

“因为。。。他骂我是杂种,石头里蹦出来的,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为了保护他们才死的,是你收养了我,可是。。。他们说他们不需要别人保护,爸爸妈妈活该死,还骂我的爸爸妈妈是傻。。子,他们不是傻子,他们是英雄,英雄,那些拿抢的叔叔都是这样叫我爸爸妈妈的。”说着说着,高云泪水布满稚嫩的脸颊。

“男子汉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不要哭,英雄的儿子是不会哭的,擦干你的泪水。”高震带着命令的口气道。

高云顿时止住了哭泣,擦干脸上的泪水,小脸顿时有些狼藉。

“你说的没有错,他们是英雄。”高震摸着高云的脑袋在次出声“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下次如果有人在敢亵渎英雄,你就往死打,打到他站不起来为止。”

“啊。。。”

不仅是高云,就连周围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高震居然会这样教育孩子,诧异的呆滞在了原地。

“我儿子打人不对,我道歉,对不起,但这同样是警告。”高震面寒如霜,冷冷的说道。

“你。。。。”

看着高震拉着他的儿子就要离开幼儿园,女子顿时气不过,撒泼的喊道“你给我站住!”

“你还想怎样?”高震扭头问道。

“今天你这个看门狗,还有这个小王八犊子,要是不给我儿子磕头赔罪,没完!”女子一把拉住高震的手臂喊道。

哼!

高震冷哼一声,狠狠的甩掉胳膊上的手掌,拉着高云就走。

“这个保安真是没有素质,还敢说自己是当兵的,哪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就算是人家出言不逊,骂了人,但是总归打人是不对,难道就不能说两句好话吗?求求人家,在怎么说人家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人家。”

“没钱,没势,还想要尊严,脸面,真是可笑。”

“您没事吧?对不起,请您别跟那个看门狗一般见识。”有人不屑的对高震指指点点,有人赶紧上前搀扶起沉重无比的女子。

退伍已经快一年了,一年的时间还是无法融入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唯一改变的可能就是斗志,被社会磨的少了菱角。

如果是以前。。。她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这样说话,因为她不配!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

女子追了出来,在身后咆哮着,高震视若罔闻,继续前行。

“啊。。。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嘛,放开我。。。放开我。。。”

突然。。。身后远处传来了女子杀猪般的高喊之音,这让高震一愣,不由的扭头看去,只见四名男子挟持着女子把她硬生生的塞进了一辆黑色轿车当中,其中还有一人把她的儿子也抱进了车中。

绑架?

站住!

那一刻,高震飞身而回,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扑向那辆黑色轿车。

呼!

可是一切有些晚了,在脚步刚刚跑到跟前之时,黑色的轿车顿时化作一道利箭擦身而过。

向前追逐了几步,两条腿肯定是跑不过车的,高震眼神一扫,顿时看到地上女子在与匪徒挣扎时掉落地上的宝马车钥匙,捡起之后一按,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宝马响了一声。

“上车!”

对着跑来的高云命令一声,高震打开车门钻进后,发动车身追逐而去。

“爸爸,你要救她们吗?”

宝马车飞驰电掣,如一道离弓利箭一样快速的拉近着与黑色轿车之间的距离,坐在后座上的高云不解的问道。

“是!”高震面沉如水的回答道。

“可是。。。刚刚她还骂了你,而且还要打你的。”高云紧紧的抓着身后的靠背迟疑的问道。

“如果咱家养着一只狗,狗对你呲牙咧嘴,你是不是会狠狠的踹他一脚,但是如果别人想要宰了这只狗吃肉,你会答应吗?”高震问道。

“我。。。不答应,我家的狗,凭什么要给别人吃肉。”高云想了想摇头道。

“那不就得了!”

嘎吱。。。宝马车发出尖锐的摩擦之音,轮胎擦着地面散发出缕缕的青烟,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橡胶味道。

黑色的轿车和宝马车犹如比翼双飞的鸟儿,互相纠缠着,胶着着,车与车之间不住的碰撞,发出道道的火花和撞击声,也引得公路之上其它车辆发出骂音和碰撞。

嘭!

黑色轿车在宝马车逼迫下撞在了一棵树上,刚想挪动车身,宝马车很巧妙的卡住了它想要逃离的位置,任由如何的挣扎也无法动弹。

“坐在车里别动。”高震命令出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与此同时,黑色轿车车门响动,四名手持砍刀的男子也走了下来。

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高震看到女子躺在座位下方,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傲,变得很狼狈,脸上挂着泪水似刚刚哭诉过一般,而他的儿子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在角落不知所措。

“中国陆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莫名其妙的,高震喊出了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太熟悉了,就像是祖先把炎黄子孙的血脉深深的刻入每个人华夏人骨子里一样,曾经这句话成为多少敌人的恶梦,吓得多少敌人胆寒,每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便是注定这是一场必胜的战斗,心中也知道,有时候会有战友,兄弟,永远的离开,再也回不来了。

也许是因为脱去了那身神圣的军装,也许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在和平的年代,军人依然在付出生命和鲜血,依然保持着血腥,四人并没有被吓退,反而面目更加的狰狞。

“你个看门狗,真把自己当特种兵了?今天不给你放放血,你是不明白什么叫残忍。”

“别跟他废话,赶紧把他剁了,不然等会警察来了。”

“宰了他!”

杀!

四人分两个方向包抄而来。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高震面沉如水,不退反进,向着右侧突袭而前,一手准确无误的格挡住当先一人的砍刀,然后握住他的手腕,猛然一掰,在一声惨叫当中,卸掉了对方手中的武器,而另外一手化作掌刀猛砍在他的脖子上,这回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软绵绵的倒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