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兵医王

永华私立学院门口,车水马龙,交织如梭。

此时,却是有两个美女满脸焦急的待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其中一人穿着洁白的及膝长裙,飘逸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从远处看充满了淡淡的书香气息,每一个经过的男生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让人感到惋惜的是,这个少女坐在轮椅上,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这个女孩叫庄雅,是永华私立学院排名第一的校花,家中权势滔天,父亲乃是一家大型财团的董事长,而庄雅,则是他唯一的女儿,典型的女神白富美!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一掷千金,仅仅是为了和她认识一下,说个话。

可惜天妒红颜,几年前,庄雅得了一种怪病,双腿渐渐的变得无力,直到再也无法站立。对于庄雅的病,无数国际顶尖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而庄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无力蔓延到全身,直至死亡。

站在庄雅身边的女孩叫周子媛,淡紫色的头发梳成一个马尾,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笔直,圆圆的臀部微微翘起,给人一种青春靓丽的感觉。

和庄雅一样,周子媛同样也是永华私立学院的校花。家中虽然不如庄雅一样巨富,但也家境殷实,同样也有不少的男生偷偷的喜欢她。

这两个女孩关系莫逆,形影不离,乃是永华私立学院有名的姐妹花。

周子媛眉头微蹙,眼中闪过不耐之色,并不时的伸出皓腕,看着手表,郁闷道:“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呀!怎么谱这么大?把咱们的专车派去接他不说,竟然还迟到!这马上就要到上课时间了。”

庄雅脸色越显苍白,道:“还是等等吧,说不定路上堵车呢!”

此时,庄雅的眼中也露出些许的不满。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竟然请这么一个医生来照顾自己。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个医生竟然要到永华私立学院上学。难道这个医生不怕和学生有代沟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子媛的脸色越发的不耐。

可是那个医生却丝毫不见人影。

庄雅淡淡的说道:“算了,不等了,咱们去上课吧!”

自从上学以来,庄雅还未有过迟到记录,她可不想因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医生而迟到。

周子媛早就已经不耐烦,如果不是迁就庄雅,以她的性格,早就走了。

庄雅的话,正好顺了周子媛的意,她二话不说,推着庄雅就走进了学校。

就在两人离开不久,一辆黑色豪华型轿车停在永华私立学院的门口。

永华私立学院本就是贵族学院,这种等级的豪车并不少见。有些人却已经认出了这辆车的主人是学校的两大校花。可是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从豪车下竟然走出一个男生!

众人简直傻眼了!

不过这个男人的穿着也太杀马特了吧!

这个男生长相一般,就是那种掉入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上身穿着运动服,众人能够看出运动服原本是黄色的,但是现在却浆洗的发白,下身穿着一条宽大的裤衩,及膝的那种,在右大腿的部位,还有个小洞,透过小洞,甚至能够看到男生黑色的内裤。在男生的脚上穿着绿色的解放鞋。

在男生的背上,还挎着一个绿色的帆布包,从上面的褪色效果看,使用年限绝对超过的十年!

这样一个男生从校花的豪车上下来,让周围众人不知掉惊落多少下巴!

男生下车之后,四周打量了一番,然后抻了一个懒腰,道:“该死的,这一路上可颠死我了。该死的老头子,竟然让老子这样一个高手去照顾一个小屁孩,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听说这个女人长得不错,老子一定要打得你满脸桃花开。真当老子是泥捏的呀!”

这个男生,叫做陈黄龙,乃是华夏帝国最为神秘的部门中的一员,从小就接受自己爷爷的训练。他曾经在十岁的时候,徒手杀死三只鳄鱼。在十二岁的时候,徒步穿越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十五岁时在一处无人岛生活两年,结果出来后毫发无损。

陈黄龙甚至有一个壮举,那就是仅凭一柄匕首,独自捣毁一个贩毒集团,杀死八十二人,刀刀致命。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整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没有一人反抗。

陈黄龙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派来保护一个女娃娃,该死的老头子!

这时,车上走下来一个长相儒雅的中年人,他恭敬的对陈黄龙道:“陈先生,两位小姐可能已经进入学院了。您可以自己去找找。对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联系我。”

陈黄龙摊了摊手,道:“我没手机。”

中年人道:“陈先生,我不是刚给你一个新的手机吗?”

陈黄龙道:“你还说呢,那是什么狗屁手机,我稍稍用点劲儿,手机就捏碎了,质量一点也不好。”

听到这话,中年人嘴角抽了抽,然后肉痛的从兜里拿出一台耀眼的土豪金,道:“陈先生,这是最后一部手机了,您可千万不要在捏了,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陈黄龙结果土豪金,捏了捏,道:“手感还不错。”

中年人被陈黄龙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他在把这台手机也捏碎了。

就在中年人要走的时候,陈黄龙突然道:“等等!”

中年人无奈地看着陈黄龙,道:“陈先生,您又怎么了?”

陈黄龙伸出手,很是光棍的说道;“我没钱。”

中年人满头黑线,如果眼前这人不是老板请来的,并吩咐自己要伺候好他的话,中年人真想掐死眼前这个家伙。

无奈,中年人将丢里的钱包和信用卡全部交给了陈黄龙,道:“这些钱和信用卡您先收着,信用卡的密码是837490。”

陈黄龙喜滋滋的将钱和信用可装到兜里,然后笑眯眯的对中年人道:“再见呀!”

中年人心中暗道:最好不见,不,是最好再也不见!

同时,脚下如同着火一般,快速的钻进车里,离开了。

看着中年人离开的背景,陈黄龙摸出丢里的信用卡,亲了一口,道:“真是好人。”

这时,陈黄龙才发现,几乎周围所有人都在诧异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动物园的猴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黄龙面不改色,哼着小曲,向着学校内部走去。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庄雅的班级,虽然没有看到过庄雅的照片,但是听说很漂亮,气质温婉,还是校花,陈黄龙倒是有些期待和她的见面了。

陈黄龙在学校中转了一圈,发现这个学院不愧是贵族学校,果然很大,结果就是他迷路了。

突然,陈黄龙看到前方的草坪处,坐着几个人。

陈黄龙走了过去,却听到他们的谈话,而且谈论的内容还和自己有关。

“庄雅那个贱人上辈子肯定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不然怎么可能得那种怪病,现在得了报应了吧!真是活该!”

“听说庄雅的老爸庄云华又给那个小贱人找了个医生,也不知道哪个医生那么傻/逼,竟然敢答应照顾庄雅,难道他不知道连国际上最顶级的医生都治不好庄雅的病吗?”

“治不好更好!最好早点死了,早死早托生!”

三人正引论的兴致勃勃,却发现身旁站着一个寒酸的土老冒。

张蓝兮一脸厌恶的看着陈黄龙,一脸嫌弃的说道:“哪里来的乞丐,站在这里简直碍我张蓝兮的眼,赶紧滚蛋。”

对于这种富二代,陈黄龙很是讨厌,但是刚进学院,他也不想多生事端。

陈黄龙连忙低头道:“原来是拉稀同学,真是失礼,既然我碍眼,那我就走吧。你们慢慢聊!”

拉稀!

眼前的乡巴佬竟然叫自己拉稀!

顿时,张蓝兮漂亮的脸蛋上涌现出淡淡的煞气,同时一想到拉稀,胃部一阵阵的上涌。

张蓝兮对周围几个男生道:“你们是瞎子吗?没看到我被欺负了吗?抓住他,给我打。”

几个男生露出自认为狰狞的笑容,捏着拳头,向着陈黄龙就围了上来。

陈黄龙心中冷笑,就这种货色,来多少他打多少。

不过,因为刚进入学院,陈黄龙不想泄露自己的身手。

看着眼前三人挥舞的拳头,陈黄龙面露奸诈之色,心中打定了注意。

陈黄龙突然仰望天空中,眼露惊奇之色,道:“草,天上有飞碟!”

跟随着陈黄龙的动作,三人几乎同时向天空看去。

陈黄龙出手如电,砰砰砰三声,三拳全部打在三人的后脑处。

这下子耍诈!

这是三人倒地前最后的想法。

陈黄龙嘿嘿一笑,吹了吹拳头,道:“谢谢合作。”

这时,陈黄龙的目光看向了刚刚一直在发号施令的张蓝兮。

在陈黄龙的目光下,张蓝兮只感到自己的衣服仿佛都变成了透明。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胸部,向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