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两心可否相同

经理办公室里,浓妆艳抹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兴师问罪,经理小心翼翼的赔不是。

“你们这都是什么素质的职员?我们崔家人是谁想打就能打的吗?敢动我女儿,不想活了是不是?”

瞪着林渺渺,女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你们眼瞎啊,招聘这种人?我跟你们说,要是我女儿脸上有个疤痕,我饶不了你们!”说完,又气冲冲的冲林渺渺怒吼,“真是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

经理同样气愤的瞪林渺渺一眼,转头对女人尴尬的说:“那您想怎么样?”

“给我们佳婉下跪道歉,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下跪道歉?这有点过了吧。

经理皱了皱眉头:“崔夫人,这个……”

“要是做不到,我让你们一周之内就关门!”

经理吓坏了,连连道歉,“别别别,我这就是照您说的做。”他转头看向林渺渺,一脸严厉,“还不给崔夫人道歉,聋了?”

林渺渺气的浑身颤抖,动也不动。

“还要我请保镖动手?”鄙视的看着她,女人继续尖声尖气,“你今天不但要下跪道歉,还得赔偿我们佳婉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一条办不到,咱们就法庭上见!”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崔家的厉害,在商场上无赖出了名,尤其是这位崔夫人。

经理虽然也气愤林渺渺的行为,可崔夫人也着实欺人太甚,他同情的看她一眼,最后狠狠心说,“就照崔夫人说的办。”

林渺渺垂在身侧的手握的死死的。

“还有,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这里,谁也别想推卸责任!”

经理皱眉。

“人至贱则无敌,呵。”林渺渺唇齿间风轻云淡溢出这么一句话。

“你骂谁呢?小贱人!”说着,崔玉珍动手就要打人。

然而,她的手迟迟没有落下来。

砰!

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甩开了,宛如天神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冷慕辰如刀削般冷峻的脸扫过在场的各位,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看的崔玉珍心惊胆战。

他不屑的推开她,宽厚的大掌落在林渺渺头上,宠溺的说,“抱歉,我迟到了。”

已经多久了,林渺渺几乎忘记了眼泪的滋味。可就在这一瞬间,她干涩的眼睛微微泛红。

办公室里的人都被冷慕辰强大的气场震慑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良久,崔玉珍尖叫出声,“你是谁?”

“我家渺渺最亲近的人。”冷慕辰似是而非的说,如果不是答应了小丫头,他早就公布自己的身份了。

“最好是!说吧,林渺渺打了我女儿,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冷慕辰压根不屑理会崔玉珍,只是微微俯身在林渺渺面前,轻声问,“为什么打人?”

林渺渺别过头,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这么多年,反正不管她说什么,也没有人会相信。

“渺渺,告诉我。”冷慕辰把她圈在怀里,语气强硬了几分。

林渺渺有些烦躁:“打就打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