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不错付情衷

“霍……霍……”女人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霍臣微微侧目,冷鸷的目光让女人浑身一凛:“你认识我?”

“霍少,我……我们高中的时候……同班……”女人小心翼翼的说着:“我还给霍少你……写过情书……”

“过来。”霍臣将她看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清寒,简短,却慑人。

女人满面红云,没有任何犹豫就走到霍臣身边:“霍少……”

但下一刻,喜悦便成了恐惧!

霍臣的大掌掐上了她不堪一握的细颈,神情冷得蚀骨:“那你该知道,你刚刚欺负的,是我的女人。”

他一字一句,口吻听着云淡风轻,却好似能将她生吞活剥。

“对,对不起,我,我还以为……以为……”

女人惊得语无伦次,被男人掐着颈子,恐惧一瞬便从脊背钻上头皮。

霍臣轻颤的尾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得癫狂,如地狱爬出的魔鬼,斥满了杀戮和血腥的味道……可怕至极!

“滚。”

半晌,霍臣才极其缓慢的咬出一个字,再放手的时候,女人已经和刚刚的男人一样,魂飞魄散般逃了出去。

见人走远,霍臣这才移目,看了眼身后的女人。她已经掐着胃部,狼狈得在地上缩成一团。

“你怎么样?”霍臣声音仍旧冷得掉冰碴,但语调,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温度。

“难受……”李不思的答话是下意识的,她此刻胃里燃火,浑身浸冰,什么也思考不了。

犹豫了下,霍臣一把将她抱起,可不想,刚挨上自己的身子,这女人就势便靠在了他的怀中,手还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腰!

蓦地,霍臣心里一动,沉寂已久的身体,竟迅速有了反应……这女人,难不成是故意的吗?!

“李不思,你老实点!”

霍臣忍不住低斥一声,边说边将她往自己车上扶。

李不思闭着眼,迷迷糊糊就回道:“你怎么知道……额……我的名字啊?”

霍臣一怔,她竟没认出他?

“你朋友说的。”顿了下,霍臣沉声:“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我……我还没结账,不能……不能走……”突然,李不思浑浑噩噩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推搡着霍臣精壮的胸膛。

女人酥软的击打让霍臣浑身一抖,好不容易压下的燥热再次燃起,他真恨不能把这女人直接丢在路边!

“我去结,你老实待着!”说完,霍臣便打开车门,将李不思强行塞了进去。

谁知李不思手脚不老实,立刻又扯住了他的衣领,突兀的一拉,霍臣还来不及站稳,便就势压上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

这女人!

霍臣眉心一皱,如此近的距离,全是滔天的酒气,她究竟是喝了多少!刚要起身,可一看到她潮红的脸庞,他却是心乱如狂,从不出错的理智,也仿佛开始失控……

他竟想,吻住眼前薄软的红唇!

“好重,你压得我好难受……”

突然,就在霍臣差一点鬼使神差吻下去的时候,李不思痛苦的皱眉。

霍臣猛然起身,只见李不思脸颊病态的通红,神情也越发难看。

可对霍臣来说,女人微微颤抖的躯体,不断揉抓衣角的纤指,都像是某种药物一样不断勾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