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不错付情衷

酒绿灯红的酒吧,迷乱癫狂的男女,这是暗夜里的天堂。

李不思从嘈杂的摇滚乐中醒来,身边已空无一人,她缓缓起身,胃里一阵焦灼,翻江倒海!

正想离开,却有一男一女突然拦路而来。

“哟,这不是李不思吗?”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酒吧里闪烁的灯光衬的女人画着浓妆的脸宛如妖魔,这女人有些面熟,但她想不起是谁了。

迷糊中,李不思听到女人冷笑:“怎么?不认识我了?李不思,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当初那么会巴结霍少,我还真以为你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呢,谁知才五年不见,你就被抛弃了,低贱的连狗都不如!”

听到"霍少"二字久违的称谓,李不思的心像猛地被针扎了一下。

那个男人,是她曾经喜欢的人。

女人说的没错,他太高不可攀了,所以,她五年前就被甩了。

“怎么不说话了?当初你不是很得意吗?天天死皮赖脸缠着霍少,仗着有霍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还以为霍少有多喜欢你呢,看来,你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不,说玩物都抬举你了,充其量,你只能算个……工具。”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呢,谢谢你帮我分析的如此透彻。”李不思绕过两人,不想过多纠缠,但拦路的女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嘲讽她的机会,不想轻易放过。

此时,他们口中的霍少,漆黑的双眸正在紧盯着几人的动向,他不会认错的,只要是那个女人,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准确无误的认出来。

几年过去,没想到他的‘前女友’已经沦落到这样被人欺负的地步,他的手,握紧成了拳。

“臣哥,我保证,就看一眼女神我就回家!”对面他的弟弟霍明远还在求饶,要不是今天他来酒吧里抓人,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踪迹。

“你的女神是李不思?”他眼底的玩味一闪而过。

“对啊,就是我们T大的校花学姐,可惜,已经毕业了……”

“她的爱慕者倒是不少。”霍臣声调骤寒,精镌的五官顷刻泛出令人胆战心惊的阴鸷。

“啊?”

“给你两分钟,离开,别让我说第二遍!”霍臣的口吻震心摄魄,霍明远吓了一跳,犹豫了几舜觉得虽然没打上招呼,好歹也是看过了,迫于堂哥的淫威,他认怂的乖乖离开。

李不思脑袋越来越昏沉,可眼前的男女仍不打算让路。

女人挑眉道:“想走吗?好啊,只要你亲口承认,你是贱货,配不上霍少,我就让你走。”

“我是贱货,配不上霍少……”呵,这倒是真的,所以她说的几乎不假思索,李不思说完,就带着胸口翻涌的巨浪,往外冲去。

可还没冲出去,就被男人一把掐住下颌:“别急啊,霍少不要你,我要你啊……”

“你?”李不思看了眼男人,一口酒气狠狠喷在对方脸上:“不……行!你这样的本小姐看不上……恶心!反胃!”

“不识抬举……”

男人扬手,却突然,手臂不听使唤的朝后折了下去!

“你,你是谁?放开老子!”男人惊恐的回眸,只见身后一个高大宏伟的身影,遮蔽了所有的光。

来人西装革履,尊贵凌人,但却如地狱修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极其骇人的杀气。

一声骨裂的脆响!

男人话音刚落,手就被松了下来!

顾不得剧痛,男人像见鬼了般,立刻惨叫着逃离了酒吧,身旁的女人看清了来人,也倒抽一口冷气!

眼前的男人,不正是叱咤商圈、霍氏财团的第一继承人……霍少,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