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以为我会信你离开

从医院出来,筱小兔死死的捏住那张化验单。

真的只能活一年吗?

她抬头,知道这是天问。

由于血液病变,她只能活八个月,除非找到适合的血型配型。

但她是罕见的熊猫血,或许,她只能等死。

她此刻站在山上,冷风刮着她的脸,这里是她和冷轩哲当年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当年他为了救兰芳摔下这座山,她后来才有机会嫁给他。

她不想死!

她想见他!

犹豫仅一秒,她拨通了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如既往的冰冷声音,“又怎么了?”

一个又字显示冷轩哲的极度不耐。

“我。”筱小兔调整情绪,装做没事的样子,“韶华,晚上我们去金博翰吧?”

金博翰是G城最豪华高级的地方,吃顿饭要花去人一个月的薪水。

冷轩哲以前说过,若她想去,这辈子可以带她去一次。

两年中,她从没花过他一分钱,那么就允许她在临死前任性一次吧。

“加班。”

无情拒绝,预料之中。

“可今天是我们认识两年的日子,如,如果你不喜欢,不如我们在家吃饭吧……”

“不要再提这事,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倒霉的事。”

话没说完就被冷轩哲冷冷打断。

筱小兔忍住哭泣,“你……”

“娶你更是我最大的污点。既是污点,就该隐藏,你觉得还能拿出来招摇?!”

无情的话,字字句句戳在她心上,一刀一刀割着她的灵魂。

“呵呵。”筱小兔挤出一丝笑容。

她调整呼吸,卑微的恳求,“韶华,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任何,就这么一次,就一次就好。”

求你了。

这几字她没说出来。

掘强如她,两年来无论他做什么,她从没干涉没恳求过他任何事。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既注定无法长久,一顿饭也好。

……

电话那端沉默,透过电话能清晰感受到传来的冰冷气息。

“韶华,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聚,我怕,若我离开了你,你会不会……”

“我倒希望。但你阴魂不散纠缠我两年,你以为我会信你离开?”冷轩哲冷酷的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盲音,筱小兔绝望了。

寒冷的风刮的她唇几乎开裂,刺的她眼生疼,仿佛眼珠转一下,眼泪会下来。

筱小兔紧紧握住手机,仿佛被扼住喉咙,每寸的呼吸都很痛。

她从没想到他居然会厌恶自己到这样地步……

如果她死了,他会不会多看她一眼?!

会不会也像两年前心疼兰芳重伤一样对她施舍一丝怜惜?

两年,冷轩哲从没对她正眼瞧过,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

起码要在他心里划过一丝涟漪,她再离开!

咬牙,她还是下了山。

她去超市买了冷轩哲爱吃的料理。

进了帝王别苑,上电梯,刚要掏出钥匙进门口,就听到一道女声。

身为女人的直觉和敏感发作。

这时候,冷轩哲应该在公司,屋里哪来的女人?

轻轻开了门,筱小兔聂手聂脚走到卧室门口。

这可是她家,怎么感觉自己倒是做贼的?

“不要,轩哲,不要这样哦……”

“刚才那么热情,现在怎么又不要了?”

筱小兔呼吸一窒,全身一震。

这声音分明是兰芳和冷轩哲的。

喊他晚上回家吃饭,他没时间。却在下午的时间在自己的家里和女人偷情?

筱小兔本身就追求从一而终,她觉得冷轩哲虽然冷酷,但在她心里一直是个不易使人靠近,身心健康的男人。

可现在,他的初恋回来了,他竟然和她搞上了!

想到这,筱小兔怒火中烧,气血上涌,头一阵天旋地转,她急忙扶住把手。

抬眼,她咬牙,砰砰砰开始敲门,几秒后没人开门。

她气的一脚砰的踹开房门,冲他们两怒吼,“你们居然在房里苟合?!”

筱小兔突然冲进来,两人的动作僵在半空。

兰芳不急不徐的从冷轩哲的身上坐起来,又离开,精致的妆容上仔细观察,可以察觉出她嘴角一抹淡淡得逞的笑。

面对兰芳的羞窘,冷轩哲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不耐。

“这么早回来干什么?”冷轩哲皱眉。

筱小兔一楞,随即笑了,“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是吧?”

冷轩哲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看着她,不置可否。

床上凌乱不堪,满屋氤氲暧昧,还充斥着很浓烈的香水味。

筱小兔发疯般的冲到她面前,上去就是一巴掌。这巴掌打的兰芳脸都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