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皇妃传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的一个寒冬夜晚,一位身着深红色旗衣的年近三十的女子,缓缓地从屋内走了出来,她的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她轻轻走到庭院,坐于院中的石凳上,月光照着她的面宠,岁月的痕迹留在了她的眼角和额头,她默默地感受着周围的寂静,抬头望向天空。今天的月亮也很明亮啊,一如十五年前初入宫时的那日的月光……

这名女子将右手从袖筒中伸出,缓缓从胸前拿出一枚玉佩,这是一枚雕刻着百合的玉佩,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地青色的光芒,看着这枚玉佩,女子轻轻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敬芝,你现在好吗?你是否幸福?相信你会幸福的!”女子小声地喃着,“我也想告诉你……我很好,我很幸福,而这个幸福正如你当年所祝福的,是皇上给的……”

十五年的往事岁月,一点点浮上心头,她在这宫里渡过了她最葱茏的年华岁月,虽青春不在,虽容颜渐老,但她拥有了她深爱的子女,拥有了她深爱的男人,这些足以让她感觉满足……

“主子,这么冷您怎么呆在这儿啊!”一名与该女子年龄相似的宫女快步跑了过来。

“小青,我突然想起了我和敬芝相遇的那个夜晚。”女子轻轻地笑了。

名唤小青的宫女笑着点点头,“荣妃主子,奴婢知道您的心,可是您的身子重要,快回屋吧……您要生了病,奴婢可担待不起……”

称为荣妃的女子,含笑起了身,一步步向屋内走去,而那个屋子正是象征其身份的妃所居的宫殿,一步一步,她正是一步一步从一名宫女不知不觉地走进了那间宫殿……

雍正初,奉康熙帝遗旨,康熙帝遗妃荣妃,奉养于皇三子胤祉王府。

风潇潇兮,岁月飞逝,雍正五年,新君登基五年来,上承康熙之盛世,天下安定,而京城一隅的诚王府内一间院屋内,一名老年女子在病中咳醒。

“咳,咳……”

“主子,您又咳了。”一名老女仆轻轻的拍打着病榻上的老妃,岁月的痕迹深深的刻划在这位年过七旬老妃的脸上。“咳……现在已是开春了吧?”老妃死死的盯着窗外恍惚的问着。“是,娘娘,春天已经了,树上已经有新芽长出来了。”

是啊,春天了,又一个春天,“希望之春年年有,相守故人依依别。”她仿佛回到了,六十一年前的那一天,那个同样拥有希望的春天,从那个春天开始她的命运走向了一条她未曾想到过的方向,是富是贵是悲是喜?她经历了康熙帝后宫50余年,在这康熙帝的深宫中,究竟有多少往事被历史所尘封?

回忆如潮水般突然涌入这位老妃的脑海之中。一段为后人所不知的宫廷秘事,在这位老妃的脑海中一一呈现。

时间回转……

【写在前面的话:在我研究康熙的后妃故事时,有很多疑点让我对这个后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康熙到底庞谁?康熙子女早夭很多,还有这些妃嫔,宫廷斗争中存与活,立与废,定有一段在史书中无从找寻的故事,所以从史书中所记的嫔妃入宫,晋升废立及产子等多方面所发现的一些似有似无的关联中,去找寻那段故事,本文立求在人物设立、历史时间上贴近历史,围绕真实的史实,写就一部“康熙后宫”。它既是杜撰小说,又是对康熙后宫的推断。看过很多清廷小说,但很少以荣妃为女主的,但我却认为康熙当是极宠荣妃的,小说中有因而证。第到玥彤开此文时,应该是第一部以荣妃为女主的小说。章另:玥彤认为像《金枝玉孽》这样的毒药乱飞,御医、侍卫满宫乱窜在真实的后宫中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在一个皇权极重的封建社会,不敬君,害龙嗣的事儿,在人们思想中就不太可能存在。本文中的妃斗表现手法较为温和,这将是一部完整的后宫故事,是历史与爱情相结合的正剧小说,前面可能会感觉有些慢,因为多为伏笔,并不像一般的后宫言情小说,上来就斗的你死我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收藏下来,慢慢看。玥彤是新人第一次写长篇,欢迎大家多多指教,并感谢支持!o第∩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