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路情尘

杨威最近有点烦,也许是命犯太岁,倒霉的事情竟然在同一天砸在自己头顶。被上司炒鱿鱼,是因为能力出众,破坏公司内部平衡,如此不找边际的原因,杨威还是第一次遇到。

其实,杨威心里清楚,自己被炒的事,跟业绩无关。哪有公司会炒掉一个业绩突出为公司赚钱的员工呢?最根本的原因,无非因为自己招惹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领导的儿子,护短之下自然是自己饮恨而终。

另外就是自己从学校携手步入社会的女朋友,也因为傍上了一个高富帅而弃自己而去。一边是高富帅一边是失业的自己,对比悬殊之下,被甩也是情理之中。

情场工作双失意,杨威的心情简直跌入谷底,苦闷之际也只有在酒吧买醉,寄望酒精求得一丝慰藉。

杨威层多次幻想美好的未来,不止一次下定决心,要努力工作用自己的双手为其创造一份幸福的生活,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却不是自己下定决心努力就能够弥补的。现如今,感受到现实甩给自己的一记耳光,杨威苦笑着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火辣的感觉从喉咙直达胃。

醉意熏染,杨威也懒得回家,直接在附近的酒店开房落脚。

豪华星级酒店,杨威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奢侈,洗漱完坐在豪华的沙发上,杨威抽着烟,看着酒店内豪华的装修,以及桌子上摆着的那支皇家礼炮。不禁感叹,纵情享受的感觉真爽!钱不用就是数字,花出去才能提升生活品质,实现其作用。

看着袅袅烟雾,杨威情难自禁的想起了初恋,想到携手走过的那段时间,曾经拉钩立下誓言,如今却弃自己而去,杨威并不恨她,只是难免有些不舍。

“铃铃,铃铃。”电话忽然响起。

接起电话,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先生,需要特殊服务吗?”

“别烦我,滚。”杨威苦闷的挂掉电话,想到自己如今的状况,更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当今社会,自己这种毫无背景依靠的人想混出头可谓难上加难,在之前的公司努力那么久,就因为一点矛盾,就要卷铺盖走人。

“叮咚。”门铃声响起,杨威带着醉醺醺的怒意打开门,一道倩影一闪而过,随后一具柔软的身体撞入怀中,感受着胸口两团肉顶撞,杨威心动了。

“别碰我。”女子挣脱了杨威的怀抱,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

这女子脚踩高跟鞋,黑色蕾丝长裙将有致的身形装饰得更加妙曼。

杨威盯着那张倾国的面孔,如此姿色送上门如何拒绝?

于是,心动的杨威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清晨,阳光洒进房间,还沉浸在昨夜美妙中的杨威忽然惊醒,睁开双眼,一张仙女面孔正怒视自己,手持刀刃抵着自己脖子。

“要么进监狱,要么现在就做刀下鬼!” 杨威从话语中感觉不到一丝玩笑的意思,他尴尬的笑了笑。“小姐,这是何意?昨晚是粗暴了点?我给你加钱……”

杨威正说着,当他看到女子将紧握的刀刃举起时,杨威脸都白了。“等等!是不是误会了?”刀锋近在眼前,杨威不敢再出言调戏,否则这一刀下来,自己小命可就真交待了。

“你昨晚敲我房门,我以为是……是服务。”杨威解释着,他觉得两人之间或许存在误会。

“我敲你房门?”美人的语气充满不屑,可是余光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房间牌号,诧异在美丽的脸上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杨威捕捉到了,杨威意识到,期间的确存在误会。

“管好你的嘴,不然死了都没人给你收尸!”女子丢掉手中的刀刃,起身穿好衣服,从包里取出一叠钞票丢在杨威身边,脚步轻飘的离开了房间。

色字头上一把刀,杨威差点就栽在了上面。惊魂未定之下,杨威紧随女子身后走到门口,趴在猫眼想留意一下外面动向,却看到那名女子从包里翻出一张门卡进入了对面的房间。

“哇,看来她真的不是小姐!”杨威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漂亮的女子居然因为喝醉酒走错门,被自己给睡了。看着床上的一滩血迹,杨威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

不知道该笑还是哭,索性懒得想下去,杨威洗漱完,秒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这幅皮囊还是非常不错的,就是口袋缺点钱。

杨威想到下午还要面试,也不多逗留,办理完退房,在附近打印了份简历便坐车前往面试地点。

这是一家名叫《回眸》的公司,主做女性奢侈品,位于市中心大厦第六十六楼,如此地段,包下一整层可见实力深厚。

杨威来到前台登记面试,期间,透过玻璃朝里望去,一个个倩影叫人心神向往。不过,当看到自己前面还有几十人在排队等候时,才知道竞争如此强烈。找了个位置刚坐下,就听到身边有人议论着这次的美女面试官。

“听说是单身,二十多岁身材样貌绝对是属于上乘。”

“若是看上你,那还面什么试啊。”

杨威可没他们那么多小心思,静心面对这次考验。杨威之前是在国有企业做销售,卖的都是一些机械器材,一份订单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虽然业绩好但是不在编制,提成微薄。原本想熬资历进入编制再图管理层,却不曾想才有点气色就被炒了。

不过,这些经验都成为杨威面对这次面试的自信之源,有上一家公司的业绩做底,杨威有信心能够拿下这次面试。

一个半小时的等待过去,终于叫到了杨威的号码,杨威走到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定好神,面带着微笑,非常有礼貌的伸手敲门,等待里面的回应。

“叩叩。”

片刻之后,里面竟然毫无反应,杨威微微皱眉,难道自己敲得太轻里面听不到?于是再次敲门,依然没有回应。疑惑之下,杨威第三次敲门之后,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工整的办公室,没有过多的装饰。可以看得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个干练的女强人。

坐在房间正中间的,就是这次的面试官,十分富有风韵的女人,保养的还真的是好,若不是已经知道,杨威都会认为这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妞罢了。

杨威打量着眼前这位风韵女人,干净的白衬衫更好的衬托出女子别样的风韵,最让杨威眼神停留的是那短裙包裹着的袖长双腿。

面试官正在低头翻看着手机,顺手将垂在额前的一缕秀发归回耳边,动作韵味十足,但谁曾想,她抬起头对杨威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可以出去了。”

如此冰冷,杨威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才刚进门,不就盯着你看几眼么?不至于吧!淘汰得如此莫名其妙,杨威完全摸不着头脑,原本想有礼貌的点头转身离开。

但是心中莫名有些不顺,杨威偏逆其道而行,将门轻合上,抬头挺胸,面带着自信的微笑,在风韵美女一脸惊讶中,缓缓坐落在她的面前,并将简历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