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劫

燕军破城的那天,正值深冬。

天阴的厉害,仿佛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雪。前朝后宫都乱做一团,到处都是宫人的嘶喊声。

如果可以,没人想做亡国奴。

楚明月被人压在西暖阁,身上的锦服被撕扯的不成样子。袖角绣着的是一朵并蒂莲花,寓意团圆成双,可此刻上头的金线都破破烂烂的,讽刺至极。

她仰着头,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张大着嘴,半晌才喘息一声。她的手紧紧攥着男人的胳膊,水葱似的指甲扣进衣袍里,被金丝银线硌的生疼。

抵着下身穴口的粗物稍微一顿,随即拨开两瓣湿润的肉唇挤了进去。明月久未经人事,那里又猛地一撞,她蓦地眼圈一红,手指抠住桌沿,指节发白,咬死了嘴唇,不肯出声。

底下暴风骤雨一般抽动起来。明月腰身软了,死咬着唇不知道在硬气些什么,死死的咬出了血印子也不肯开口,将呻吟哽咽堵在喉咙口。眼睛又酸又涩,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拱破而出,一颗心仿佛都被揉碎捅破,淅淅沥沥流下血来。

“明月,明月。”

男人伏在她的身上,一遍遍的唤她的名字。若是仔细听,甚至带了几分哽咽。

楚明月的眸子里尽是空洞的冷,哪怕她此刻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情事。

“你们燕国是不是没有女人。”她突然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满满的都是嘲讽。“值得你破国之日来同我做这种荒唐的事。”

燕昭的动作顿下,他想去摸摸明月的脸,却被她躲开了。手停在半空中,甚至带了几分颤抖。

“你别怪我,明月。”

“不怪你?”楚明月冷冷一笑,她侧头往窗户的方向看去。窗户上糊着明纸,压根看不见外头。可明月还是努力的瞅着。

“外头死的,是我大楚的子民。”

“我甚至能听见她们的惨叫。”明月微微闭眼,她咬着唇,因为太用力上头还印了血印子。

燕昭突然狠狠往上一挺,明月闷哼一声,耳边是男人低沉的声音。

“是我对不住你。”

“往后,我会护着你。”

这话说的好笑,明月却咬紧牙关,不敢出声。她怕一张嘴,说出来的不是讽刺刻薄,而是颤抖的呻吟声。

一时间,寂静的屋子里只回响着令人面红耳赤的粗重喘息声和细微的水声。

楚明月仿佛置身在巨浪上的一叶扁舟,随着海浪上下颠簸。男子精瘦的后脊上还留着一道道红色的抓痕。那是她动情时留下的。

鼻尖萦绕的,都是男子身上熟悉的气味。

心底有什么东西好像要拱破肌肤而出,明月紧紧的咬着下唇,用残余不多的理智克制着自己。

她好像抱抱他。

她好像埋在他怀里痛哭一场。

可最后,她只是咬紧牙关,在心底咒骂燕昭。

咒骂这个欺骗她,辜负她,甚至亡了她家国的男子。

燕昭抬头,猛地撞进她冰冷的充满恨意的眸子。火热的心像是被浇了冰水一样,来了个透心凉。

“明月……”突如其来的惶恐不安占据了内心。他迟疑着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哄回面前这个女子。

“从前……”

“别和我提从前。”明月冷冷的打断他。

“我每想一次曾经的柔情蜜意,都觉得那是你狠狠打给我的一个巴掌。”

“你打的真疼啊。疼的让我此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