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旧爱:肖少缠情难断

今天,是我和肖何约好了去离婚的日子。

我们结婚两年,还差一个月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但是我并没有按时出现在民政局,因为早上我出门后,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我鼓足了勇气,用爱挽回自己的婚姻。

我回到家时,丈夫的表姐李婷婷正和另一个陌生女孩堂而皇之的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聊天。

李婷婷转头看见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化为乌有。

她冷哼着走过来,二话不说扬手就在我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还有脸回来?”

她趾高气昂的朝着我大吼,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当时我的心就愤怒了起来。

没错!我从来不是个软弱的女人,跟肖何结婚这两年,她总是仗着当年救我老公的那点恩情作妖。如果不是肖何说她很可怜,我不可能一直忍着她。

但现在,如果我还忍着她,这婚姻就彻底没救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啪!

我扬手也干脆的还了她一个耳光。

比她打我的更狠。

然后我大声告诉她:“李婷婷,我忍你很久了。我不怕你,你别想着把我当软柿子随便捏,更不要把我给你的方便当随便。从现在起,你给我记住,只要我跟肖何一刻还没离婚,这房子就只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我!”

李婷婷白皙脸蛋上浮起了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她像是被我吼傻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地用手摸了摸脸,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愤怒的脸异常的扭曲着: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敢打我,我告诉你,我弟弟和你这婚是不离也得离!”

贱人?

我挑挑眉,眼睛错过李婷婷看了眼刚才她还坐过的沙发。另一个女人还稳稳的坐在那里喝果汁,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我径直走过去,把手包放在桌上,掏出手机就拨了电话。

“喂,110嘛?我家被人闯空门了,请安排人来一下……”

还没说完,我手里的电话就被李婷婷抢了过去。

“贱人,你干什么?”

我抓起桌子上李婷婷刚才没喝完的果汁,直接朝她扔了过去。

李婷婷猝不及防,被果汁泼了一脸。

抓在手里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我顾不上心疼自己的手机,冷着脸傲娇的看着表姐。

“表姐,你刚才不是说贱人?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贱人?“

“你个小女表子!”

表姐抹了把脸上的果汁,就要扑过来,我抢过已经看愣了的陌生女人手里的果汁,又泼了一次,然后又抓起自己的包,扔在我早就算计好的位置。

这一次瞄的准,李婷婷扑过来的时候,眼睛被果汁一溅,不由自主的合上了。

看不清路的她,被我扔在地上的包一绊,径直扑向了还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两人摔做了一团。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们的婚姻?一个35岁都找不到男朋友的剩女,你有空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看到她们这个样子,我只觉得痛快。

憋了两年的气,我总算是一吐而快。

别以为我蠢,那个跟李婷婷来的女人,也是不安好心,不然,那一身可以媲美明星的精致妆容,那盯着摆在桌上的我和肖何的结婚照的不甘眼神,和那与我对视时一丝不曾退让过的挑衅,还能是我看错了不成?

如果我没猜错,她就是李婷婷找来给肖何的下家!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硬了几分,转身就去厨房把今天早上心事重重没来及的扔的垃圾袋拎了出来。

这都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我。

我拿着垃圾袋走过去时,李婷婷和那个女人已经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经过了果汁的洗礼,李婷婷精致的妆容已经花了大半,橙色的果汁融着她黑色的眼线,在那张本来白皙的脸上又添了几道吓人的纵*横线。

另一个女人脸上虽然比李婷婷好点,但那头显然是在理发店花了大钱精心修整过的波浪长发,原本的光亮柔顺此刻也只能称之为稻草了。

李婷婷一眼看到我手里的垃圾袋,瞳孔畏惧的缩了一下。

“你的话说完了?可以走了吧?现在带着你的人赶紧走,不然别怪我用这袋子垃圾招呼你们。”

“你敢!”

昨天吃剩下的剩菜和做菜时扔掉的鱼肠、鱼漂、下水烂肉、烂菜叶,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发酵,已经成了一袋子令人不忍直视的馊臭之物,如果真的扔在身上,可比两杯果汁的破坏力可怕多了。

哪个女人愿意带着一身馊臭走在外面呢?

但李婷婷虽然放了狠话,却不像刚才一样敢直接扑过来,大约是刚才那几下,已经把她整怕了。

“梅小洛,你最好想清楚这是在跟谁说话!”

她只敢远远地站着,朝我满腔怒火的放狠话。

“我当然清楚,一直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是你!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为了捍卫我的婚姻,我梅小洛什么都做得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紧接着咔嚓咔嚓两声,房门开了,肖何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我们三个女人僵持在那里显然他是有些懵逼的。

让我欣慰的是,肖何走进来,直接站在我的身边。

至少这样我不会觉得孤立无援。

但我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深深的戳中了我的心脏。

“小雪,你怎么在我家?“

果然!他们是认识的!李婷婷真是不作不会死,居然早就安排这个什么小雪和我老公见过面了?

“肖大哥,你回来了?”

叫小雪的女人开了口,看着肖何的时候还有些羞涩。

“我是和婷婷姐一起来的。”

这未免也太明显了!

当我瞎?

我按捺不动,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这时候,肖何顺着那什么小雪的话,看了表姐一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姐,你脸怎么了?”

李婷婷双唇一瘪,瞬间就委屈的流下了两行泪水,“肖何啊,你说姐一直对你怎么样?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有什么好事姐不是第一个想着你?可是今天梅小洛太过分了!”

“表姐,我……”

“你别说话,还想解释什么?事实就摆在这了!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李婷婷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很直接了当的打断了我。

一边说,一边还把自己一身狼狈指给肖何看,就差没嘤嘤嘤哭诉了。

我冷冷的看着李婷婷,为这个女人的演技所折服。

前一秒还在我的面前疾言厉色,我丈夫一回来,她立刻就能满腹委屈。

她脸上挂着的两行清泪,配合上已经被我毁得差不多的妆容,确实很凄惨,凄惨的我都忍不住想帮她擦去眼泪,好好洗洗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