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救人开启透视眼

深山,绿树,青草芬芳。

向阳走着崎岖的山路,哼着小曲儿,心里乐呵着呢,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前两天在外游医,虽然邻村的人都是好吃好喝好住招待着,可他还是喜欢待在自己家里,一想到快到家了,向阳的脚步也加快了,即便是山路崎岖,也挡不住他归心似箭。

“救、救命……”

隐约间,竟有呼救声入耳,向阳脚步一顿,小曲也不哼了,医者仁心,一听见‘救命’两个字,他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朝着声源靠近。

树木丛生,枝叶斑驳,将人遮挡,片刻之后呼救的声音没了,向阳走近一看,当即就愣了,只见一个女人靠在树旁,身子不断发抖,她的腿被白衬衫的袖子勒住了。

向阳也已然来到女人身旁,低头一看,这不正是村里面的寡妇杨柳云吗?

杨柳云二十岁嫁过来,当晚都还没圆房,丈夫就猝死了,她守寡四年,也被人戳了四年的脊梁骨。因其年轻,长相清秀,这四年里有不少汉子想要私下里把她拉上床,可她却守身如玉,就这么一个人在村子里做活极少出门,可今天怎么来这深山了?

“向、向阳,你、你怎么在这?”杨柳云双眼迷离,声音发颤,鼻息极重,显然是十分难受。

“杨柳云?我游医刚回来,这山路是捷径,倒是你,怎么跑进这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来?”

“我听人家说这山里面有人参,结果刚才被蛇给咬了。”杨柳云带着哭腔。

向阳眼尖,发现在其腿处有血迹,他俯身一看,裤子破了洞,的确是被蛇咬了。

向阳快速解开白衬衫,而后毫不犹豫地脱掉杨柳云的裤子。

不过此刻向阳目不斜视,盯着大腿上的伤口,此时毒素扩散,伤口都已经发黑了。

“是毒蛇,毒素开始扩散了。”向阳神色凝重。

杨柳云剧痛,听见‘毒素扩散’几个字之后脸色大变,一把抓住向阳的手,眼中含泪:“向阳,救救我!”

“需要立刻将毒吸出来。”向阳眉头拧出一个‘川’字。

杨柳云轻咬着薄唇,她目光回避着向阳,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向阳也顾不上山路泥泞,直接跪在地上开始吸毒。

向阳将黑乎乎的毒血吐出:“你放松,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唔……”杨柳云眼角已然落下泪花。

片刻之后,向阳长吁口气,从包里拿出来药粉倒在杨柳云伤口处:“吸干净了,我给你上药。”

说完,向阳拿出一瓶矿泉水开始漱口,漱了几次之后这才放心,一抹嘴角,转头之时发现杨柳云已经穿好衣裤,羞答答地看着他。

杨柳云可以说是这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了,正开口要跟杨柳云说话,却忽然眼前一黑,噗通一声栽倒了。

杨柳云吓了一跳,急忙背起向阳回村。

向阳虽已昏厥,却还有意识,就如同是做了个真实的梦,梦中,他竟看见那蛇毒融入自身血液,不过就在此时,他自小带着的祖传玉佩忽然发出阵阵微光,微光带着一股如同清流半的凉意涌入血液中,将蛇毒化解。刹那间,向阳忽然感觉意识前所未有的清灵,整个人也从昏厥的状态中脱离。

嘶!

向阳倒吸口凉气,猛然弹坐起来,他发现此刻自己已然坐在床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身旁是个小桌,桌上摆着瓶瓶罐罐,一股药味涌入鼻间,这里应该是村里的医务室了。

他急忙低头看向祖传玉璧,这是个巴掌大小的玉璧,其上密密麻麻雕刻着一些纹路,玉璧原本是墨绿色的,可如今色泽明显要比之前通透,水头更足,难不成之前那股清流凉意真的来自玉璧?就在向阳盯着玉璧的时候,忽然感觉眼睛发痒,便伸手去揉。

“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声音清甜,说话之人走来,带起一阵清风拂面,香气扑鼻,向阳料想这应该就是村上这两天刚来的女村医了,不过她身上怎么这么香,香气清新还不刺鼻。

“感觉好多了,就是眼睛有点……”向阳一边揉着眼一边抬头看去。

“你眼睛怎么了?”女村医见向阳目瞪口呆的表情,走上前去,柔嫩的小手拨开向阳的上下眼皮,身子靠的极近:“别动,躺下,让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