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新鲜

释灵逸志呙沐女娲_呙沐女娲小说在线阅读

连载中

释灵逸志

来源:掌中云 作者:白柳乙 主角:呙沐,女娲 标签:命运,修炼,成长,强者,战斗

今天小编带来释灵逸志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呙沐,女娲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白柳乙,“看看这些倒下的人,你怎么跟我斗?”呙圭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呙沐并没有搭话,只是轻轻把乾阳镜悬在头顶,右手握紧水木剑,左手拿着六玉扇。“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要感谢你,但是已经晚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事情已经结束了。”呙圭恶狠狠的说。呙炎已经做出攻击的姿势,他看着一眼呙圭,眼神依旧很平静“我要纠正你两点:一,从一开始能打败你的就只有你;二,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说着呙沐冲了过去。一阵风过,外面的喊杀声再次大盛起来··

释灵逸志精彩章节:

讲到此处老者便停了下来,呙沐正努力回味老人的话,尽可能的找到有用的信息!而那中年人也是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屋里开始安静下来,等到呙沐回过神,老人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扶着自己的拐杖,在桌子边来回走着,那拐杖与地相触,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呙沐站了起来拱手对老者道:“老人所讲之事对我们很是重要,您所说的也很详细,只是只是…”

呙沐看着老者又转头看了一下那中年人,那人正好也在看他,两人目光相遇,彼此内心都是一震。

呙沐没有说下去,那老者似乎也明白他的心思说道:“少年不必有任何烦恼,正如我所说一切自有定数,今日我所说之事只是过去的一些事实罢了,未必知道全了就是好事,只是凡事皆有因果循环,该你知道的总会让你知道,不该你知道强求不会产生好的结果,一切随缘。今天能相聚这里就是缘分,这不是开始自然也不是结束,等到我们再次见面也许一切都不一样。”

老人说过便径直向后面走去,头也不回!呙炎呙炎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那中年人也突然起身,看了他们一眼走了出去!呙炎呙沐自觉无趣也起身走出去。

等两人走出了屋子才发现天色快要暗下来,太阳已走到最西边,马上就要落下去,整个西边红云密布,把半边天都映红了。

昆仑山在夕阳的映照下别是一番滋味:山体阴阳分明,耸立在云雾之间若隐若现,半山中的小庙此刻竟发出阵阵红光,很是耀眼!

呙炎伸了一下懒腰说:“想不到在此一坐就是一下午,我倒是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坐过了。”

说罢看看呙沐,他仍旧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很是严肃,便笑道:“我觉得你一定是被那老头给骗了,他说了那么多,可是关键的地方竟不给说详细,还说什么知道多了不好,我看他就是故弄玄虚罢了,与我们已经了解到的也并没有什么区别!”

说罢他又指着山上的庙说:“凡间的女娲娘娘庙倒是第一次见,不知道与我们那里相不相同,一定要去看看。”

还没等呙沐说话,他就拉着呙沐向山上走去!他们两个毕竟不是凡人,半山的路程并不费吹灰之力,很快就到了地方。

现在已经快要黑了,庙前也没有什么人,庙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仍旧按照人间大多数庙宇的样子修建——一条长的院墙,庙门被漆成浅黄色,庙门大开,门头上是长约两米的一个匾额,上书着比匾也小不了多少的三个大字“娘娘庙”。

门下横着一条约一尺高的门坎,一进门便能看见院中正放着一个香炉,上面还有未燃尽的香,香炉中满是香灰,看来香火应该十分鼎盛。

正对着香炉的便是大殿,女娲娘娘的神像正端坐在大殿中央,一身金装,满目慈祥!神像正下方有两个蒲团,是供人们跪拜用的。

两人就这蒲团跪下,双手合十然后磕了三个头。

呙炎对着神像嘿嘿笑道:“娘娘偏心,几次来我们那里我都没有见上,也只能在这里跪拜您的神像,也不知道您能不能听见,还请您保佑我们早日完成任务,让人间免遭涂炭,便是我们的无上功德了!”

说罢又连续磕了三个头。

呙沐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呙炎才能表现出少有的认真。

呙沐呙炎两人出生的时间相差不到一个时辰,虽然来自不同的家庭,从开始记事起几乎所有事情都在一起,一起读书习字,一起修行练武。

他们都来自瑞族,就是那老者所说的与女娲一起归隐的瑞族,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事情都开始变化,瑞族之人也不例外。

在同女娲一起归隐时瑞族之中人人修行,其中一些人的修为也非常的高,按照人间的标准说他们是大罗金仙也不为过。

而有些人的修行却不是那么顺利,他们总是无法突破一些境界而原地踏步,虽然能放慢身体的衰老,到底躲不过死亡。

族人毕竟已经接触到天地之道,也多少了解自然法则,对于生死早已看淡,也接受了这种安排。索性便把精力从修行中抽了出来,开始享受生活,经历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与现在人间的情形几乎没什么两样。

只是瑞族之人到底是有机缘的人,再加上所居住的环境乃是盘古肢体所化,虽不能使形体达到不生不灭的地步,但是人人皆可长寿。

又经历不知多少年,有很多人已经干脆不再修行,全身心享受平凡的生活,更有甚者有些已经有足够高的修为的人竟也主动放弃所拥有的成就,投身到俗世之中。

这曾一度让呙沐很不了解,而呙炎却不以为然,他说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人总是在拥有之后才知道那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只有在失去以后才知道那是多么可贵的。

呙沐自然无法了解呙炎的想法,同时也明白呙炎只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与他的生活有很大的关系。

呙炎的父母便是那些没有修为的人,原本他们是想让呙炎长大后能像他们一样生活,去享受生活中的悲欢离合,去面对生活中的生老病死,等经历了所有的一切后再消失,他们已经深信生死循环才是最完美的。

只是呙炎出生的时候女娲出现了,呙炎的父母虽然没有修行,他们仍旧视女娲为祖辈,家家供奉女娲的神像,日日不忘启拜。

这种形式和人间的一样,人间供奉多是为了祈求,而瑞族的完全只是尊敬,他们从心底认为女娲就是他们的家人,没有女娲就没有他们。

女娲就这样径直出现在呙炎父母的屋内,自然而然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此时呙炎的父母正在里屋,沉浸在做爹娘的喜悦中。女娲并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被桌子上那杯水冒出的香气所吸引,便忍不住去伸手查看。

那杯子里的水的颜色去一般的水不同,一般的水是清的无味的,那水颜色却要深的多里面还瓢着几个叶子一样的东西,女娲放在鼻子边闻了闻,一股清香从鼻孔直充脑间,精神瞬间清醒了不少。

正在此时呙炎的父母从里屋里走出来,呙炎的母亲手中还抱着呙炎,两人见女娲正坐在屋内,便忙跪下扣头。呙炎的父母虽没有见过女娲本身,倒也只是惊喜没有什么意外。

女娲放下水杯让他们起来。呙炎的父亲起身后又拱手向女娲拜道:“女娲娘娘已经很久未曾现世,不知今日到此所为何事?”

女娲示意他把呙炎抱过来,呙炎的母亲便赶紧上前,女娲从她手中接过呙炎仔细的端详了他一阵,便又递给呙炎的母亲柔声说道:“恐怕你们这孩子要借我用用了,不久的将来天地间恐怕又要经历一场浩劫,我需要这孩子的力量,来阻止这场浩劫的发生”

两人似乎还不能明白女娲的意思,彼此看了一眼,女娲继续说到:“你们虽然已经不再修行,但天道使然应该也是了解的,世间万物相辅相成相生相克,人间这场浩劫必会发生,到时候人世定是生灵涂炭,而能阻止这场浩劫的便是你们的儿子。”

呙炎的父母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严重性,虽说他们现在已经不和人间来往,人间的那些人甚至未必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他们与人间毕竟是同根而生,自然是不能不管的,况且还有女娲亲自指示,于情于理都是要答应的。

只是他们毕竟刚为父母,还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如果此时让儿子离开他们心中必然难舍。

虽说心里有些难过但呙炎的父亲还是问道:“不知娘娘有何打算,何时带这孩子走!”

女娲明白他的意思便说:“此刻不急,等到这孩子懂事以后自会有人来带他,不过你们放心,孩子在修行时会不定时的回来。”

呙炎父母那颗不安的心这才放下,女娲又说这孩子还没有名字,便给他取名字为呙炎,呙炎的父母自是高兴不已,忙拱手感谢女娲。

女娲要走时问道那桌子上的是什么东西,呙炎的父亲回答说那时他在后山的一株草树取的叶子,他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是泡在水里便会发出阵阵清香,喝了泡过的水脑中便会精神不少。

呙沐与呙炎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女娲给起的名字,说是要借用他的力量。两人从懂事开始便在一起修行习武,这次是他们第一次来到人间,自然不是为了玩,而是上人间来历练。

上茅屋去听老者说事是他们的第一件任务,也是他们的师父告诉他们的,说是必有收获!等到呙炎拜完,起身看看四周,此刻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上,天色快速的暗了下来。

大殿内只剩下看庙的一个老人,他的年纪应该已经很大了,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色长衣,佝偻着身子,手中拿着一根只剩下一半的扫把,步履蹒跚的清扫地上的灰尘。

带他走到两人身边便能更清楚的看到他的头发有些已经发白,满脸的皱纹,等地扫好后,那老者又去拿了个凳子,放在大门边站在上面点着门头上的灯笼。

他那瘦弱的身躯,好像时刻都会被山风给吹下来,等灯笼着时,院内便开始多了一个晃动的影子,老者做好这一切后便关上大门,走到女娲神像前跪下拜了拜,便径直向后屋走去。老人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自然是看不见呙沐他们两个的。

等着老人走了以后,两人才现出身来。殿内已经很黑了,只有女娲神像前的两只蜡烛发出微弱的光来,而且这光把神像后面的东西反衬的更黑了,完全看不到。

确定老人已经听不到他们呙炎便说:“我觉得师父在骗我们,说什么找到老者就一定会有什么了不起的收获,也不过如此吗,害的我们大半天都坐在那里,到最后却只得到了几乎与我们没多大关系的事情,还不如好好的去逛逛,体验一下人间的乐趣!”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